《庆兔兔日记》2562小九没有凳子上摔下

19/03/08 06:48:19 标签:

2562-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星期三阴天28~21℃客厅早晨温度24PM2.5-30

昨天夜里庆兔兔庆小兔两个人都在姨妈家睡觉。

早上七点钟我们就出发来到姨妈家。

庆兔兔还坐在床上。

姨妈说:“庆兔兔,你怎么还坐在那里,你还上不上学了,每天这个样子,姨妈就不叫你起来了,你迟到上不了学,我也不管你。”

庆兔兔翻身下床去了卫生间。

外婆问姨妈:“小九在哪里睡呀?”

姨妈说:“小九正在喝奶。”

大床上庆小兔抱着奶瓶在喝奶,看见外婆过来,庆小兔把奶瓶递给外婆,庆小兔牛奶没有喝完。

外婆去送庆兔兔上学,我在家里给庆小兔洗脸洗屁股穿衣服。

我抱着庆小兔来到金东方学校门口,外婆还在门口朝学校里面看。

金东方小学马路对面就是胭脂園,庆小兔来到胭脂園就在地上飞跑起来。

庆小兔要下到长江底下岸边,我们还没有往下走几步,就听见外婆在喊:“小九,峻峻来了。”

庆小兔上来了,我要庆小兔下来,庆小兔紧紧地搂住我。

紫小兔从童车里抱了下来,紫小兔在地上捡了一个枯树枝,紫小兔拿着枯树枝走到庆小兔跟前来。

庆小兔伸出手要紫小兔手里的枯树枝,我给庆小兔也捡了一个树枝,庆小兔还是不愿意下地和紫小兔玩,紫小兔只是抬着头望着庆小兔。

庆小兔回到家在床上,庆小兔给我两辆小汽车,一会庆小兔伸出手跟我要汽车,我给了庆小兔一辆小汽车,庆小兔把小汽车放下来,庆小兔又跟我要汽车。

庆小兔记着刚刚给了我两辆汽车,庆小兔的脑袋里已经有了数量的概念。

庆小兔把钢镚放进小猪储蓄罐里,庆小兔是从小猪肚子下边的取钱孔把钢镚投进去的。

钢镚全部放了进去,庆小兔把储蓄罐倒转过来,庆小兔想把钢镚全部再倾倒出来。

进去容易出来难,小猪储蓄罐还有小猪四只脚,钢镚大部分落在小猪的脚里面,于是由我帮着把钢镚取出来。

庆小兔把钢镚放进一个塑料瓶里,庆小兔再把塑料瓶口对着小猪储蓄罐的底下取钱孔倒进去,庆小兔没有再一个个地把钢镚投掷到储蓄罐里。

三峡酥庆小兔每天都要吃好几次,每次庆小兔可能要一片,庆小兔也可能要两片,现在庆小兔不是为了要吃三峡酥,庆小兔只是要一个感觉,三峡酥只是轻轻地咬一下,庆小兔就把三峡酥扔了。

今天早上从姨妈家出来,庆小兔就没有兜尿不湿。

吃完饭庆小兔继续在大床上玩,十一点半庆小兔站在床上。

外婆突然说:“小九,你是不是要屙巴巴。”

我看庆小兔两个手在摸屁股,我赶紧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外婆刚刚把脸盆放在庆小兔的跟前,就听见嘭地一声,一大坨巴巴落在脸盆里。

外婆说:“小九在揉眼睛,小九好像要睡觉了。”

我看庆小兔在揉眼睛,庆小兔不时地还在故意做一些动作。

外婆说:“小九今天早上起来有一点早了。”

我把庆小兔放到大床上,庆小兔用手指着空调在哎哎地叫。

外婆进去陪庆小兔睡觉,庆小兔要外婆打开空调。

屋里的温度降了下来,外婆找遥控器到处找不到。

外婆问:“小九,你知道遥控器在哪里吗?”

庆小兔马上爬到大床的边上的空隙里把遥控器找了出来。

我一个人回屋午睡,我刚刚躺下闭上眼睛,外婆在外边问:“你已经睡了?”

我说:“怎么了?”

外婆说:“小九要喝奶,你去看着小九一会。”

我说:“小九很仔细,小九基本上不会从床上摔下来。”

我尽管这样说,防止意外的还要时时刻刻,庆小兔还不是能够稳稳当当走路的那一种孩子,我还是连忙过去看着庆小兔。

庆小兔出生到现在,庆小兔走路到一岁多,庆小兔还没有从床上摔下来过,庆小兔只是从沙发上滚下来一次。

庆小兔从沙发上滚到地上还是最近的事情,天气已经渐渐地热了,沙发上已经铺了麻将席。庆小兔在沙发上两个手按着着抱枕,沙发上边沿有一点斜坡,麻将席又光滑如镜。抱枕被滑到地板上,庆小兔也随着抱枕滚到地板上。不过庆小兔下边还有抱枕作为铺垫,庆小兔看着我没有哭。

庆小兔头朝向到处边沿,庆小兔用手指着外边喊:“奶奶。”

我说:“外婆在给小九冲奶。”

庆小兔还是在喊奶奶。

我说:“外婆要给奶瓶里装水,外婆还要试一下水是不是烫,外婆还要往奶瓶里装奶粉,外婆还要把奶粉摇晃均匀。”

门裂开一条缝,外婆拿着奶瓶进来了,庆小兔嘿嘿地笑着,爬到枕头跟前躺了下来。

今天一天庆小兔尿尿都很好,就在我们准备去接庆兔兔放学,外婆听见庆小兔在喊,外婆连忙过去看。

外婆说:“小九尿床了。”

庆小兔站在大床的边沿,庆小兔雀雀还在滴着尿,床上的垫絮也被尿湿了一片。

下楼就碰见紫兔兔的妈妈,紫兔兔妈妈伸出手说:“小九,阿姨抱你一会,也好让你外公休息一会。”

庆小兔马上调转身体,把背对着紫兔兔妈妈。

路上紫兔兔妈妈又伸出手要抱庆小兔。

紫兔兔妈妈说:“我们让外公喘一口气,你外公好累哟。”

紫兔兔妈妈还是把庆小兔抱了过去,庆小兔没有哭,庆小兔只是一直看着我,走了几步我说:“阿姨抱不动。”

庆小兔马上俯下身子,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

学校开门了,我推着庆小兔来到教室门口,外婆还在帮着庆兔兔整理收拾书包,除了庆兔兔没有一个同学在整理书包。

我说:“庆兔兔,你怎么还是这样,到现在还没有收拾好书包呀?”

庆兔兔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真的我真的有一点生气,庆兔兔像这样拖拖拉拉的习惯,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尽头。

回来庆小兔要推童车,童车不是很好推,童车前边的两个轮子很容易改变方向,庆小兔推不动,我们就用手帮着轻轻地推一下,庆小兔突然发现童车在走动,庆小兔马上不愿意了,庆小兔摆出一副非常生气的样子。

庆兔兔和外婆在前边远远地走路,庆小兔一个人在地下玩。

庆小兔捡树枝往雨水孔里扔,庆小兔又捡树叶塞进电缆井盖的小孔里。

树叶是橄榄形,七八厘米长,四五厘米宽,电缆盖板的孔要比树叶小,再说树叶也不可能整整齐齐平平整整。

庆小兔不是单纯地让树叶直接塞入孔里,庆小兔是把树叶放在孔里,树叶被挡在孔外,庆小兔用指头把树叶一点点地推进小孔里。

庆小兔不是单凭树叶小孔的自然形状自由进出,庆小兔已经知道用其他工具完成看来不能完成的工作。

庆兔兔去打架子鼓,庆小兔就去四期喂鱼。

黄耀虎过来了,黄耀虎在喊庆小兔。

我问:“黄耀虎,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你妈妈没有来吗?”

黄耀虎用手指着远处说:“我妈妈在那里呢?”

看见庆小兔往鱼塘里在投放鱼食。

黄耀虎说:“这里还有我的三条鱼。”

我说:“你们家的鱼怎么游到这里了?”

黄耀虎说:“放在家里也养不好,也养不活,还不如放生呢?”

黄耀虎用手指着水里一条有一点黑色的鱼说:“这条鱼就是我的,还有这一条花鱼,这个也是我放到里面的。”

黄耀虎身上挎着一个大包,我问:“你书包呢,你怎么背一个这么大的包呀?”

黄耀虎说:“这是篮球,今天我要上篮球课。”

黄耀虎往游乐场走去,庆小兔也跟着黄耀虎来到篮球场。

黄耀虎说:“这是两个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