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热炎炎话灭蚊

13/12/03 22:35:06 标签:(072)

夏热炎炎话灭蚊

          (072

                               2012.7.13 星期五

     夏天除了燥热,最恼人的就是蚊子了。

     蚊子是一种有害的昆虫,不仅靠吸食哺乳动物的血液来生存,还传播各种疾病,有些疾病还致人死亡。在人类的生活中,驱蚊、灭蚊 的活动有着漫长的历史。

     在爷爷童年的时候,驱蚊、灭蚊主要靠蚊烟。这是一种将添加了雄黄、茶枯和甲鱼壳粉等药物的锯木末,灌进用皮纸卷成约摸两指宽的长带,燃烧一根长约一米的蚊烟,基本上能起到六、七个小时的驱蚊效果。下放到农村后,爷爷队里的农民用稻草摞成堆,撒些雄黄、茶枯、石灰什么的,点然后让它慢慢地陨烧,就是只见烟雾不见明火那样燃烧。虽然也能驱蚊,但顺着风向纳凉的人有时也会呛得难受。

     除了驱蚊、灭蚊,避蚊也是一种很有效的办法。避蚊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使用蚊帐;二是在身上涂抹避蚊剂。但是有利也有弊,人睡在蚊帐里面往往热得难受;避蚊剂对皮肤肯定有所伤害,过敏皮质的人对此会有不良反应。所以权衡几种驱蚊、灭蚊和避蚊的方法,还是蚊烟比较好点,难怪这种方式和制作工艺从古代一直流传下来。爷爷至今还能回忆起他外婆教的那条关于蚊烟的谜语呢!谜面是这样 说的:

      一个东西五尺长——滚样(圆筒的意思),

      轻轻巧巧拿进房——红光,

      接过班子来唱戏——昆腔(形容蚊子嗡嗡的叫声),

      一晚唱到大天亮——停当,

      第二天早上来算帐——精光!

      爷爷童年生活的那条街上有好几家蚊烟作坊,不仅制作蚊烟,还生产鞭炮。喜欢玩鞭炮的小孩儿们,每天上学放学从那儿经过,都要朝里面瞅上几眼。夏天的傍晚,会有担着蚊烟挑子的小贩,沿街吆喝叫卖:“买蚊烟波(‘波’在这里是象声字,常德方言‘不’的意思),我的蚊烟里放了许多的药(常德方言中‘药’字发音为‘哟’)。有雄黄茶枯水鱼(甲鱼的别名)壳,点了我的蚊烟睡得着,不点我的蚊烟 会咬一身的坨!”

      虽然家里床上挂了蚊帐,外宿点了蚊香,儿时的爷爷还是没少被蚊子叮咬过,每年夏天,身上都会有因蚊子咬后发炎长疮留下的伤疤。

      如今我来感受夏天,夜间虽然还是蚊子的天下,却再也没人搬竹床在露天纳凉过夜。人们与蚊子的斗争仍在继续,长长的蚊烟瘦成了巴掌大小的盘香,各种灭蚊剂、电蚊片、灭蚊灯也都大行其道。每到傍晚,爷爷就在门外点上一盘蚊香,赶走门前的蚊子;在客厅挂上一盏电子灭蚊灯,开着空调上网、看电视,没让蚊子和燥热给我带来一丝烦恼。每天上午在小卖部“兜风”,院子里那位 “叶叶神”杨奶奶总爱“整我”,拧着我胖胖的大腿“愤怒”地说:“养得这么胖,怎么 不长一个痱子,没有一个蚊子坨呀,真是羡慕嫉妒恨呢!”

      然而,社会的发展也带来了对环境的破环,江河再也没有过去那样清澈,城市的空气变得越来越浑浊了。夜空再也没有过去那样深邃和湛蓝,星星再也没有过去那样明亮和繁多,流星也不知道还有没有 机会和我们这代人相见,祖辈们摇着蒲扇望着星空听着神话故事的记忆,也成了我遥远的神话……

阅读(133) | 留言(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留言板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

请下载最新的flash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