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日三省吾身

17/04/25 15:45:34 标签:

今早,老牛叙述一个草根作家的文章。其中有父亲酗酒打孩子的章节。

悠悠听了说道:“就跟你一样,打孩子!”

老牛大怒,呵斥了悠悠一顿。

悠悠于是抹泪抽泣。

之后老牛一想,还是有问题。问题出在:

1)老牛认为照顾了悠悠,自己有功,怎么悠悠记不住爸爸的好?

2)老牛虽然打过悠悠,但是一般是由于学习或者其他的坏习惯,怎么能和酗酒打孩子的坏爸爸并列呢?

 

第一条,作为施与方,不需要念念不忘,付出是应该的。

第二条,打了孩子就是打了,老牛不是悠悠,从悠悠角度,也许不是责怪爸爸,只是临时起意的微型抗议,何必动怒?

 

三省,三省!

阅读(416) | 留言(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留言板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

请下载最新的flash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