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叫“椰子哥”吧

18/02/09 19:36:53 标签:

今天是2018年2月9日 鼎儿宝贝儿10岁7个月

   今天又该轮到我们家忙“年”了,当然,确切地说只有鼎儿姥爷一个人忙乎,因为不用包包子,我和鼎儿姥娘就闲下来了。鼎儿姥爷自己发面、烤饼,我们则坐在客厅看电视,唠嗑。鼎儿呢,也没闲着,拿着之前买的那半个椰子壳儿创作。我建议他在里面做个可爱的小狗,但鼎儿不想,他拿在手上这样滚那样玩,结果,椰子壳裂了缝,鼎儿想了想,就用彩泥沿着裂缝补了一下,还用一些珠子贴到里面,看着倒也很可爱。外形上,鼎儿做了个戴墨镜的脸,我说:“这个该叫个什么呢?”鼎儿说:“让我想想吧!”

    鼎儿姥娘腰疼,鼎儿就过去说:“姥娘,我给你捶一捶吧!”姥娘高兴地说:“我的鼎鼎就是好,长大了也这么孝敬就好了。”鼎儿说:“我会的。”姥娘说:“你打算找个什么样的媳妇。”鼎儿说:“找个好的媳妇。”姥娘乐得哈哈直笑,说:“对了,找个好媳妇,这样才知道孝敬你爸爸妈妈。那你找个男的还是女的?”鼎儿说:“当然找女的了!男的不就成兄弟了?”姥娘说:“对对对!”鼎儿咧嘴笑起来,他的心思很单纯,现在跟他谈女朋友啊,媳妇啊,都不会让他觉得难堪,鼎儿会很大方地告诉你他的择偶标准,我相信鼎儿长大了一定会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鼎儿在捣鼓椰子壳的时候,姥娘在一旁赞叹:“我鼎鼎长大了不得了,这孩子手巧,可以当工程师。”我笑起来,说:“嗯,就是想让他动手能力强一点,将来选择专业的时候最好是可以养活自己的技术活儿。”鼎儿姥娘说:“没问题。”鼎儿听了只笑不吭气。坐了一会儿之后,鼎儿姥娘让我帮她剪剪脚趾甲,说上次得“甲沟炎”我帮她剪了之后,再也没有犯过,这次再让我帮忙把旁边的指甲剪一剪。我拿着指甲刀慢慢地剪,这感觉很熟悉,每年我都会帮妈妈剪剪脚趾甲,她的脚被小四轮压过,大拇指的指甲变了形,上面总是有一层厚厚的硬壳在上面。以前妈妈自己可以看着剪,现在眼神不好了,就由我来帮她剪。鼎儿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不时地问:“姥娘,疼吗?”姥娘说:“不疼,乖。”鼎儿就慢慢地挪到姥娘身边,用小手捶姥娘的腿,说:“姥娘这样捶舒服吗?”姥娘说:“舒服的很,谢谢乖。”鼎儿高兴地笑起来。我说:“宝贝,你等一会儿再给姥娘捶腿,你这样一捶,妈妈这边就抖,我怕戳着姥娘的肉了。”鼎儿很听话地放慢了动作,然后用小手捏捏姥娘的腿,说:“妈妈,这样行吗?”我说:“可以,你捏吧!”鼎儿“嗯”了一声继续给姥娘捏腿。这种感觉应该就是别人口中的“天lun之乐”吧!

    下午鼎儿姥娘姥爷坐车回家了,鼎儿百般不舍,说:“姥娘姥爷你们别走了嘛!”姥爷说:“不走不行,小儿,我们回去也得忙。”鼎儿说:“啊?你们家的包子也没有包?”鼎儿姥爷说:“嗯,我们能不能把你们家的包子和饼都拿走?”鼎儿连连点头,说:“可以可以,姥爷你拿走吧!”在这方面,鼎儿从不吝啬,当然姥爷绝不会拿的,最终姥爷姥娘还是回家了。鼎儿坐在沙发上伤感地说:“今天晚上我就一个人睡大卧室了。”亲情是如何也隔不断的,小小的他已经懂得了离别的伤感。

    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我又开始问:“你想好了吗?那个椰子壳叫什么呢?”鼎儿说:“妈妈,你觉得叫什么好?”我说:“要不叫‘椰子王’?”鼎儿说:“还是叫‘椰子哥’吧!我觉得这个名字起得很帅气。”我说:“嗯,不错,就叫‘椰子哥’吧!”鼎儿咧嘴笑了。

 

阅读(354) | 留言(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留言板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

请下载最新的flash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