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年吉祥

18/02/23 19:54:25 标签:旅游日记

今年的春节有点晚,过了年,正月初七珍妮就要返校报到了。加上工作繁忙,我和珍妮爸爸手头还有点事情没有安排好,珍妮爷爷奶奶也在上海,所以,原本是没有回新疆的打算。奈何珍妮姥姥总是想我们,希望我们回去看看她的新房子,希望我们回去尝尝她的油果子。想着父母越来越老,回家过年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责任。和珍妮爸爸一商量,还是回去。做这个决定已经是210日了,距离过年只有六天啦。好在我会动脑筋,曲线救国。计划先坐高铁四个小时到郑州,火车票托同学的老公搞定;郑州再飞哈密三个多小时,这条线的飞机很多(因为这几年是河南援建哈密),机票也不贵(因为我们和援建的河南朋友是反向),一天就能到家。事实证明,这个路线我们选择的很正确。


大年三十,珍妮爸爸的家乡习俗是要早起的。洗漱完毕,就是吃一顿正餐,有酸菜,有米饭。大家就各自忙碌了。我收拾房间,给珍妮洗澡,换新衣服;珍妮爸爸忙着贴春联;珍妮爷爷奶奶忙着中午的大餐和晚上的饺子。为了回新疆,我们逼着珍妮写了一天的作业,她自己感觉一点也不快乐。逼的紧,珍妮还赌气把我给她的红包掏出来还给我。年三十的中饭,珍妮奶奶总是弄的很丰盛,卤猪蹄,蒸猪肘,红烧牛肉,红烧鲳鱼,酸菜炖肉,这些菜都是必须的。上海是禁放鞭炮的,珍妮爸爸就放电子鞭炮意思意思。下午,我们一起去新房子点点灯,坐一会,放放电子鞭炮,再收拾一下第二天出发的行李,这样子也就下午了。珍妮奶奶很辛苦,晚上的饺子有韭菜鸡蛋的,酸菜肉的,还有白菜肉的。一忙乎,到了九点多才吃晚饭。期间,给各位亲朋好友打打电话,拜拜年,一转眼,就凌晨了。珍妮很小就开始和我们守岁,今年也不例外。电视看累了,自己拿着沙发靠垫当床躺在桌子下面看书,假装是个上下铺,真是单纯的不得了。


正月初一,六点起床,珍妮也不含糊,吃了几个酸菜水饺,我们就赶路啦。出租车是事先预定的,把我们送到虹桥火车站,只有七点多,车费很吉利,100元。取了票,我们笃悠悠在候车室等8点多去郑州的高铁。作为多年靠火车出行的旅客,对铁路的发展,我是深有感触。从原来可以开窗,厕所、座位下面都可以挤满人,龟速站站停,没空调的绿皮车,到如今整洁、有序、高速的高铁车厢,这绝对是跨越式发展,车厢的座位很舒服,透过特制的车窗看看外面的景色一点也不眼花,厕所干净有厕纸,有洗手龙头,每节车厢里都有热水箱(关键是有水,还配有一次性的杯子),感觉可以和飞机的设施媲美(除了没有免费餐,但是有免费景色)。一家三口坐在一排,外面下着蒙蒙细雨,火车一会到了苏州北,接着是镇江、南京、定远、徐州,四个小时一晃,就到大郑州了。珍妮胃口极好,在车上连着干掉两罐方便面。出了郑州东火车站,我们打车去郑州火车站拿回程的票子,然后再赶去郑州机场。一圈下来,一个小时,车费花了一百多元,感觉郑州就是灰头土脸,问问郑州有啥好吃的?有啥好玩的?出租车司机直摇头。回家心切,在新郑机场吃了肯德基,珍妮少不了她心心念的冰激凌,我们就登机了。航班是乌鲁木齐航空公司的,2014年才成立的公司,飞机还是很新的。珍妮开始有点害怕,飞机起飞时,她已经睡了,没有耳朵的不适,又有饮料吃,还是比较适应的。飞机到达哈密时,珍妮兴奋不已,自己嘀咕:赶了一天的路,终于到家了。下飞机时,无论如何,让我给她和飞机拍个合影。这一切都是源于她对姥姥的喜欢与思念。哈密机场很小,宛如当年的火车站,但是,小小的地方给我们这些天南海北的新疆孩子提供了很多便利,我还是觉得这里好温暖。珍妮舅舅来接我们。机场回家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很顺利。到了珍妮姥姥的新家里,仔细看看装修,珍妮爸爸频频点头,就两个老人操心,能把房子装成这样,已经不易啦。珍妮姥姥为了我们回来,依然在厨房里忙碌,看到妈妈没有太大的变化,脸上不显老,声音很洪亮,说话还是连珠炮,我也觉得踏实不少。姨姨家的二表哥,二表嫂也在,吃吃饭,说说话,时间已是深夜。珍妮没有半点的犹豫,直接去和姥姥睡在一起啦。今年的地暖明显不太热,和我们在上海的感觉差不多。和珍妮爸爸唠唠叨叨评价评价房子,也就睡了。


正月初二,珍妮似乎忘了我们,根本不来骚扰我们。事后,我问珍妮:你喜欢姥姥还是奶奶?珍妮说喜欢姥姥。因为姥姥说话很幼稚很天真,因为姥姥叫她是小朋友,因为姥姥小时候带她带的多。珍妮和姥姥有说不完的话,我和珍妮爸爸就去忙我们的。开着珍妮舅舅的车,去宏桥超市买点走亲戚的年货,珍妮爸爸超爱我们新疆那种甜蜜蜜的红提子酒(就是当饮料吃),一下子买了十瓶。出超市往车上运货时,旁边一个女士说:这一看就是回娘家嘛。我问为啥,她反问我:谁回婆家会这么大方?我也笑了。买好东西,我们去了21楼的L发小家里。发小很实在,开始不知道我回来,还通过微信给珍妮红包,我拒收了,她没成家,赚钱不容易,珍妮怎么可以要她的钱呐。发小的姐夫很能干,家里装修的很漂亮,不低于上海标准。吃好中饭,我们就带着珍妮、珍妮姥姥、姥爷一起逛哈密了。阳光很好,天色蔚蓝,我们开车先去了火箭农场,再去石油基地。西北四季分明,到了冬天一点绿色也没有,到处都是灰扑扑的。火箭农场的孔雀园,石油基地的儿童乐园都让珍妮流连忘返。哈密的白天很长,玩到下午五六点,我们再去城里的二表哥家,时间刚刚好,吃吃二表嫂的揪片子,味道鲜美。


正月初三,另一个W发小来给珍妮姥姥姥爷拜年,W发小胖了不少,珍妮直呼DM阿姨,气的W发小发誓要减肥。原本是各自玩各自的,W发小的阿姨听说我回来了,今天要去巴里坤玩,一定要一起去。三部车子浩浩荡荡向天山出发了。一路车速都好慢,珍妮爸爸直呼这不是W发小老公的风格,或许这也是代表一种不紧不慢的生活态度。这几年回来,或夏天,或秋天,或冬天,每次都有机会领略天山的美。尤其是进山的路,蜿蜒崎岖,总让人感觉去往之地神秘无比;真正进了山,又觉得豁然开朗。寒气沟,口门子,松树塘,珍妮爸爸也如数家珍了,如今山也好,树也罢,都披上了雪衣,远处阳光灿烂,天空湛蓝,让人感觉空气都那么新鲜。W发小的表妹轻车熟路,先带着我们在口门子的小饭店里喝碗羊肉汤,就着香喷喷的花卷,当地的小咸菜,天山上的野蘑菇炒辣椒,现在想想还齿颊留香。小饭店里都是自己生的炉火,我怕珍妮没见过,一个劲叮嘱她小心。今年上海也下了雪,珍妮一点也不稀罕,连照片也不肯拍。到了这里,却欣喜若狂,满地乱跑。怕我们不让她滑雪,一路嚷着要去滑雪场。松树塘滑雪场,我们已经是第二次来了,上次是2009年,那次没有带珍妮。滑雪场的消费很高,每个人必须选择雪地摩托、单板、双板、雪圈、缆车中的一个项目。珍妮爸爸上次摔过,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肯花钱买罪受。我们就感受了一下雪圈和雪地摩托。主要是为了让珍妮体验体验。滑雪场的雪地很实,珍妮爸爸牵着雪圈,就可以让珍妮满地转圈。珍妮胆小,看着同去的Y小坏(珍妮给W发小女儿起的外号)坐着雪圈潇洒的从几百米外的高坡上滑下后,没有害怕,没有哭闹后,才敢上去。上坡时,是有自动拖钩拖上去的。一个来回后,珍妮就玩的不亦乐乎了。我只是在边上拍拍照,替珍妮排排队。雪地摩托是一家三口一起玩,一公里的路,先上坡再下坡,很刺激。珍妮爸爸在最前面驾驶,驾驶技术不错,到了山坡上还能远眺雪景,只是车子疾驶时,寒风刺骨,让人受不了,用珍妮爸爸的话说,鼻涕都冻出来了。珍妮玩不够,一直疯到太阳落山,人们的体表感受一下子差了很多,感觉耳朵要冻掉的感觉。一行人赶紧回家。晚上,是高中同学聚会,北上广的三个同学,乌市的一个同学,哈密的三个同学,估计哈密还有几个同学没有凑齐。对回家的聚会,我一直态度平和,对外地的我们,回到家,是换了一个环境,是重归故里,自然兴奋不已;但对当地的同学,他们依然在继续自己的衣食住行,没有丝毫的改变,他们的情怀自然与我们不同。想让每一次聚会都印象深刻,纯粹无比,情比金坚,那是不可能的。大家际遇不同、心态不同,有人愿意组织,有人愿意参加,大家能坐在一起,本身就是一种真情。聚会还是开心的,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少了意气奋发,少了雄心壮志,年少就相识的大家,在一起发发呆,喝喝酒,吐吐槽,忆忆旧,心不在焉者有,兴奋不已者有,酸不溜秋者有,真情实意者有,顾全大局者有,淳朴如昔者有,改头换面者有,我觉得都很可贵,因为大家都是自然的、真实的状态。菜色也是我喜欢的本地菜,只恨自己胃太小,吃不动。吃好饭,大家再一起去唱唱歌,我则和十多年未见的Z晓瑜一起说说话。一路顺风顺水的她,还是一如当年,对自己的要求极高,进取心极强。虽然人至中年,看得淡,想得开,但还是能感到她身上的韧性。第一代外出闯荡的我们,的确会付出更多,为了自己的安定,为了下一代不那么辛苦。到了如今,中年危机更加明显。只愿大家都不要太辛苦。等到大家都唱不动,聊不动,已经是深夜两点。我和珍妮爸爸步行回家,天气不寒,灯光正好,气氛融洽。


正月初四,昨天晚上,二表嫂专门送来了她做的羊肉焖饼子,饼子浓香,羊肉酥香,早上我们就吃了个饱。为了让珍妮姥姥和珍妮视频方便,我和珍妮爸爸到移动营业厅,帮家里申请了套餐,有通话,有流量,有网络。营业厅办事效率不高,前前后后去了两次。再和珍妮爸爸回老房子看看,毕竟在那里生活了那么多年。医院附近的凉皮子一条街一定要光顾的,这次回来,我发现老三站凉皮比旁边的雷氏米皮好吃,因为调料里面有花椒粉和芥末。到了下午,和两位同学约好,一起去看高中的语文和数学老师。语文老师一直记得我高中毕业来他这里求字的事情,我请他帮我写李白的《将进酒》,他说,当时就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大气。大气不大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实实在在做好每一件事,帮好每一个人。两位老师年轻时到新疆,将最好的光阴都奉献在这里,如今这里成了他们最熟悉的地方,反倒不适应家乡的气候和生活了。看着他们白发苍苍,精神矍铄,我就相信:好人一定有好报。回到家里,已是下午,珍妮爸爸把家里的电视、网络、固话统统弄好。二表姐来拜年。二表姐一直很乐观,很喜气,看到珍妮叫她小荷花,珍妮也笑眯眯的。估计是熟悉,也是投缘,我和珍妮爸爸去城里和W发小吃饭,珍妮都没跟着。吃饭的地方叫宋宋烧烤,味道真不错,烤羊肉,烤羊排,烤馕饼,馕坑肉都那么入味,吃到扶墙出来啊!回到家里,和珍妮姥姥、姥爷聊聊天,也就睡了。


正月初五,珍妮姥姥把家里的好吃的都端上桌了,卤牛腱,皮冻,咖喱牛肉,凉拌菜一应俱全。吃好早饭,我们就要返程了。珍妮姥姥搂着珍妮掉泪了,我对他们说多保重时也热泪盈眶。到底是什么使得我们分离?是我们贪图外面的世界?还是父母不愿改变自己的生活?或者就是对家里亲人的不舍?没办法理清楚,只能珍惜每一次团聚。珍妮舅舅送我们去机场,路上珍妮姥爷搭了一段车。到了机场,珍妮看着机场的酸奶干酪、泡椒鸡肉面直流口水,真是小馋猫。珍妮喜欢新疆。一路和我探讨:“妈妈,我们五一回来吧,回来一天,住一天,回去一天,好像太紧张了,还是暑假回来吧。暑假,你把我送回来,你不用陪着我,否则,你老是让我写作业。我要去公园,我要去步行街。”飞机很准时,四点多就到了郑州新郑机场。时间富裕,我们乘地铁一直到紫荆山站。出了地铁站,在紫荆山公园逛逛走走,一直到了事先就预定的中州皇冠大酒店。珍妮爸爸主要考虑这里有游泳池,可以让珍妮玩玩水。我告诉珍妮,住店钱从她的压岁钱里扣除。为此,珍妮一直拿这事要挟我,要求我吃饭快,走路快,不要耽误她游泳。我喜欢到一个新的地方能吃吃当地的特色。网上一搜,锁定鲁班小馆,生意果然不错,酸萝卜爆肥肠、酥肉烩菜、状元豆腐、牛肉酱豆、风味龙素花、有机花菜,外加河南大馒头,204元搞定,味道很好。回到酒店,陪珍妮去游泳,冬天的泳池没有一个暖和的,我真担心珍妮冻感冒了,泳池的最浅处也有1.5米,珍妮爸爸在水里陪着,我在岸上跟着,好在珍妮自己懂得保护自己,玩了个把小时,也算尽兴。玩累了,珍妮睡得也很好。


正月初六,郑州的天和上海有点像,空气中有些许湿气。出了酒店,居然下起了小雨。路人没有人撑伞,估计他们知道这雨下不大。我们有点傻气,从酒店借了两把大伞一直拖着。从金水路,转到东城路,再到商城路。一路走走停停,到处看看。郑州的确没什么好的景点。我们先路过升达艺术馆,里面有摄影展,门卫和工作人员都很客气,馆里人不多,通过照片了解郑州的风土人情也是一个很好的途径。随后,到了郑州商代遗址,可惜还在建设,只有几棵枯树。再往前就是城隍庙了。每座城市一座庙。这里香火很旺,祈福许愿的人不少,我们也虔诚的走了一圈,拜拜各自的太岁,保佑我们平平安安。出来就往酒店折返了,途中遇到一家马家烩面总店,网上查查,评价很高,索性品尝一下。饭馆很复古,原木的桌椅,就像过去的茶馆。凉菜是在门口选的,面筋加腐竹,牛肺加牛百叶,组成两道下酒菜,再点碗羊肉烩面,炒拉条,100元不到。烩面的确味道鲜美,不爱吃面的珍妮也吃了不少面条。回酒店拿了行李,直奔郑州东火车站。离开车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哄着珍妮做好寒假作业,她拿着手机做作业,一个两岁不到的小男孩就是往珍妮跟前凑,珍妮只知道傻笑,问她:这个弟弟可爱吧?人家点点头。火车疾驶,回家很顺利。出站后,感觉就是人山人海,地铁入口全是人,好在比较顺畅,到了站台,就有一班地铁,上车还有座位。一小时后到站,我们再拖着行李悠哉悠哉的走回家,珍妮奶奶准备了酸菜水饺,洗洗涮涮,十点多,珍妮已经呼呼大睡啦。


假期结束,期盼下一次的假期和旅行。

阅读(857) | 留言(1)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留言板

  • 李家熙熙对珍妮说:2018-03-02 17:57:02
  • 匆忙的假期,也很充实呢,回家的感觉就是好。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

请下载最新的flash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