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针(上)

18/06/04 11:17:41 标签:(2185)

最后一针(上) 

2185 

2018.5.15星期二

  根据国家的计划免疫政策,婴幼儿期间要多次打针,预防各种传染性疾病。现在我已经满了六岁,婴幼儿时期的注射免疫,即将全部完成,只剩下今天的最后一针。不过严格来说,要分别注射两种针剂,分别是A+C群流感和白喉破伤风合剂,简称精白破。

    说实在的,六年来因为生病去医院打针,印象中仅仅只有一次,是体温超过了三十九摄氏度,其余的多次打针,都是常说的“防疫针”。最初在市妇幼保健院,后因路途较远,而且常常需要排队等待,于是,奶奶便重新选择了离家很近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回想当年的情景,爷爷觉得十分有趣,我在婴儿阶段对打针的环境,没有丝毫畏惧,进去的时候高高兴兴,到了针扎进肉里,才开始哭脸。可到了下回再次登门,照样开心依旧,曾经的痛感,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到了四岁那年,听说去打针就吓哭了。
  贴着爷爷的脸,不敢看那个可怕的地方。
  吓得眼泪鼻涕一把把的
  其实打过针后,也就没什么了。

    后来稍微长大了一点儿,有了一定的记忆力,对注射室的环境和穿着制服的护士阿姨,就有了些许恐惧的感觉。大概到了四五岁的时候,这点小疼痛,我已能基本承受,只要奶奶、爷爷稍加鼓励,也就相安无事了。如今我已是六岁的大男孩,打预防针的那点小疼痛,根本就不足挂齿,无论爷爷在一旁怎么煽风点火,故意忽悠恐吓,我都不屑一顾,心如止水,镇定自如。

    这次的最后一针,与前一次的间隔时间较长,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设在我们小区对面儿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已经乔迁新址,据说,搬到了一个叫柏园桥的地方。

    按照惯例,每周的二,四是预防接种的时间,奶奶盘算着,如果早上八点以前赶到那儿,打完疫苗后再去幼儿园,就可以做到打针和上学两不误。于是,她早早就催促爷爷,赶紧找准地址,以便这个周二早上一气呵成。所以,上周的一天早晨送我上学后,就和爷爷直接去柏园桥附近寻找。

    如今的手机导航非常方便,只要输入一个地址,就能轻而易举地准确把你带到那里。不过,这次爷爷却遇到了麻烦,我们这个社区的卫生服务中心,居然没有显示在高德地图上。他只好把车开到柏园桥周边四处打听,几经波折才找到。原来是他自己没有弄清楚,社区的这个机构已经更改名称,全部集中设在了街道这个层级,叫作“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现在成了大男孩,勇敢地跟着奶奶去打针。

该日记已被主页管理员李家熙熙推荐到孕育成长,奖励20分

阅读(167) | 留言(1)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留言板

  • 李家熙熙对小包子说:2018-06-04 17:57:45
  • 可爱的小包子,梨花带雨咧
  • 武陵小包子回复 李家熙熙说:那个时候,打针的疼痛已经能记住了,所以早上奶奶提到这事,我就吓哭了。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

请下载最新的flash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