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捧车河 ——坚持篇

19/08/05 09:21:50 标签:(2643)

难忘捧车河 

——坚持篇 

2643 

2013.7.14 星期日 

    午餐后的溪流渐渐平缓,不再有上游那些落差较高的冲刷,反倒是峡谷中的深潭接踵而至,根本不是当地人说的两三个,爷爷回想了一下,三十个都不止。午后的阳光热度明显降低,再加上山体和树木的遮挡,峡谷中的气温很快转凉,潭水也比溪流更有凉意。由于连续四五个小时涉水行走,而且没有摄入足够的食物,身体开始感到疲乏。为了加快速度,尽量跟上团队的步伐,爷爷只好将我背在身上。


后半段爷爷都是这样背着我 

在青苔上休息一下 
 
遇到水潭再冷也得下去  
 这个水潭有个石洞
 团队从大石头上翻过

 沿途都有这种攀爬

 有爷爷的保护,我觉得很有安全感。 

    得益于常年不懈的锻炼,爷爷虽然年近古稀,但身子骨却十分硬朗,不仅没有老人们的典型“三高”,而且骨密度特别给力。这几年体检,他的这项指标都和年轻人相当,是同龄人的百分之一百二十五。所以即便背着我在水中淌、爬、滑、冲和游,不仅能长时间维持活跃状态,而且还能给我极大的安全感。于是,这个时候往他背上一趴,就再也不肯下来。


 水浅的地方
 

 爷爷始终这样背着我 

    由于有我的“拖累”,爷爷开始落后,渐渐远离了团队。市工商银行的张爷爷,也因有段时间照顾不会游泳的团友,体力消耗很大,便带着夫人与我和爷爷结伴而行,关键时候助我们爷孙一臂之力。 

    五个小时过去了,按说应该接近下游出口,可是消失在前方的团队没有丝毫动静,由于趴在爷爷背上没有运动,身上开始瑟瑟发抖,肚子里也饥肠辘辘,时不时地问爷爷什么时候能走完。爷爷虽然没有把握,但却不停地安慰说:“快了,很快就到。”我带着沮丧问了不知道多少次,他总是鼓起精神乐观地回答,而我却始终沉不住气,一个劲地抱怨说:“总说快到了,不远了,都说了不止一百次了!”当我问他时间,得知到了四点多时,急得差点儿哭了起来。


 张爷爷和我们走在一起
    其实,虽说爷爷历来自诩骆驼体质,耐寒热、耐饥渴、耐疲劳,此刻精力体力依然十分充沛,但是,几个月前跑百米冲刺拉伤的大腿部位,突然开始隐隐作痛,不由得联想到十年前的春天攀登梵净山的万级台阶,由于山上山下温差太大,途中严重抽筋的往事,如果现在发生那种情况,麻烦可就大了,必须暂时缓缓脚步,让紧绷的双腿肌肉放松放松。 

    爷爷把我放在露出水面的一块石头上,紧紧搂着我说:“也许现在就是这次探险活动最困难的时候,虽然每走一步都很艰难,但却离目标更加靠近了,要是害怕困难停住脚步,那就会困在此地,永远走不出去;如果下定决心勇往直前,走一步就会少一步,总会达到目的地的。”接着他还用我做暑假作业来比方说:“汉字一版一版写,算题一道一道做,每天坚持下来,不是很快大功告成了吗?倘若迟迟不肯动笔,那些题目和汉字也就依然躺在书本里呼呼大睡,就是到了开学报名的时候,都不会‘醒来’呢!”


阅读(428) | 留言(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留言板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

请下载最新的flash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