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兔兔日记》2855给小鱼喝水

19/12/29 07:27:59 标签:

2855-二零一九年四月九日星期二小雨转多云24~8℃客厅早晨温度22PM2.5-51

整整一夜的雨时密时疏,有时候雨像瓢泼一样,有时候又觉得雨已经悄悄地离开。

从天黑到天亮雷声时响时轻,有时候一个炸雷就像在我们房顶爆裂,有时候雷声就像滚动的油桶连绵不断。

八点钟准时打开电视,当《乌咪123》的英语在屋里回响的时候,庆小兔马上抬起头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外婆说:“要看电视就起来看,躺着看会把眼睛看坏了的。”

庆小兔马上坐起来。

端尿洗屁股洗脸庆小兔并没有要看电视,电视庆小兔的耳朵并没有闲着,庆小兔会问:“他们在说什么?”

“这是什么声音?”

给庆小兔穿衣服,今天没有给庆小兔兜尿不湿。

庆小兔拿起鳄鱼拼图问:“怎么少一块呀?”

外婆说:“要问问我们小九,怎么少了一块呀?”

庆小兔说:“小九弄的。”

庆小兔马上开始在找缺失的拼图,拼图昨天晚上外婆就找了,外婆没有找到,庆小兔同样无功而返。

庆小兔用手指着电动钓鱼的玩具,庆小兔把两个手摊开说:“没有电池,不会响了。”

庆小兔把里面剩下的几条鱼都拿出来,庆小兔把鱼拿给外婆看。

庆小兔说:“外婆,鱼。”

外婆说:“鱼,鱼怎么就这么几条了?”

庆小兔划动两个胳膊说:“游呀游,鱼都游走了。”

外婆说:“这个鱼还会游呀,是不是小九弄丢了。”

庆小兔把鱼放在沙发上,庆小兔用手一个个拨弄着鱼。

庆小兔嘴里说着:“一,二,三四五。”

我说:“你要数就好好的数。”

庆小兔用手把鱼使劲地一扒,庆小兔嘴里就像流水一样说:“一二三四五,七八九。”

球形的鱼马上四散逃开。

外婆用纸在茶几上边的透明塑料板上擦拭,外婆还没有擦多大一块,外婆把纸拿起来一看,外婆惊讶地说:“这怎么这么脏呀?”

庆小兔挤过来说:“看看。”

庆小兔看着黑乎乎的纸说:“好恶心。”

外婆一下子笑了起来,外婆说:“恶心,你是在哪里学的。”

外婆对我说:“没有人跟他说过恶心的词,他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我说:“这就叫潜移默化,很多东西并不是我们特意教出来的,也有很多知识不是从学校老师学来的。一个家庭就是一个学习班,社会就是一个大课堂。庆小兔可能听到过家里谁这样说过,也可能无意中听到电视里的播音,也许庆小兔就听见过一次,庆小兔就记在脑子里,关键庆小兔知道怎么把听到融会贯通,庆小兔可以把看到的东西用于实践中。”

我说:“其实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东西,所有的一切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洁净,只有相对的干净。我们自己就是一个衡量标准,你认为不干净,你就可以多擦拭几遍。这茶几上看着亮晶晶,其实不知道有多脏。我们看问题不能只看表象,我们要知其一,也要知其二,不能让一些表面现象而迷惑。”

庆小兔提起果品篮子,庆小兔把果品篮子里的积木都捡了出来,篮子里只剩下了汽车。

庆小兔提着篮子说:“卖汽车了,谁要买汽车。”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说:“外公,要不要汽车呀?”

我问:“你的汽车多少钱一个呀?”

庆小兔想了一下,庆小兔伸出一个指头说:“一块钱。”

外婆说:“你的汽车才要一块钱呀,怎么那么便宜呀?”

庆小兔楞了一下,庆小兔马上改口说:“一百块钱。”

外婆说:“怎么又那么贵呀?能不能便宜一点呀?”

庆小兔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一块钱外婆说少,一百块钱,外婆又嫌贵,庆小兔还没有其他数字感念,庆小兔更没有金钱价值观念。

外婆说:“五十块钱卖不卖呀?”

庆小兔不知道五十块钱是多还是少,庆小兔也跟着说了一声:“五十块钱。”

庆小兔拿着螺旋飞盘的杆子,庆小兔一个手握成一个圈在杆子上下穿动着。

庆小兔问:“外公,这个呢?”

我说:“这个是飞盘。”

庆小兔说:“外公找。”

于是我帮着庆小兔找飞盘,飞盘在外边没有看见,现在只能翻箱倒柜了。

三个硕大的玩具箱码放在电视机下边,电视机却离墙远远地悬在空中。

外婆说:“当心把小九的头撞了。”

庆小兔曾经被电视机重重的撞击过,我们一直心有余悸耿耿于怀。

我在玩具箱里翻找飞盘,庆小兔发现箱子里的奥特曼的面具,庆小兔把面具戴着脸上。

我说:“这是奥特曼。”

其实庆小兔知道奥特曼,庆小兔想看奥特曼的动画片被我阻止了。

庆小兔把蜘蛛侠的面具拿了出来。

庆小兔说:“蜘蛛侠。”

蜘蛛侠的面具庆小兔没有戴,庆小兔把蜘蛛侠的面具放回玩具箱里。

庆小兔拿起万圣节的南瓜灯,这是庆兔兔在幼儿园万圣节买的道具,南瓜灯已经在我们家三年了。

庆小兔竟然知道南瓜灯下边的开关,庆小兔在扳南瓜灯下边的开关。

外婆说:“已经没有电了。”

庆小兔还是把开关打开,南瓜灯发出暗淡的灯光,南瓜灯有小西瓜那么大,庆小兔把南瓜灯扣在头上,庆小兔把南瓜灯的吊环扣在下巴上。

我说:“南瓜灯是晚上提着出去的,南瓜灯不是帽子。”

庆小兔放下南瓜灯,庆小兔把光头强的安全帽拿了起来,庆小兔把安全帽戴在头上,庆小兔来到镜子跟前,庆小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庆小兔说:“光头强。”

庆小兔拿着一个白色的小塑料盒子,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呀?”

我看有一点像小冰箱,因为还有一个门。

我把塑料盒子打开,确实是一个玩具冰箱。

小冰箱上边还有一个弯管,庆小兔把弯管放进嘴里,庆小兔说:“喝奶。”

我这才发现小冰箱上边贴着一张花纸头,上边写着鲜牛奶三个字。

外婆说:“不要放在嘴里了,这个上边多脏呀?”

我说:“不要紧擦一下就可以了。脏的标准是什么?我们生活的环境里灰尘无处不在,只是多与少的关系。当然我们生活条件好了,我们就要更加注意个人卫生,但是我们不能过于谨小慎微。我们平时要防止细菌性疾病,细菌同样无处不在,但是细菌有一个生存条件,就是温度湿度才有可能促使细菌繁殖的营养体,少量的细菌不容易引起细菌的爆发性生长,甚至很可能促使我们产生免疫力。有一个要注意的就是流行疾病的爆发期,我们就要小心谨慎,这时候就要随时随地洗手,稍有不慎就可能酿成不可弥补的大祸。吃饭吃东西洗手是必须要告诉孩子们的。”

看看雨已经小了,我们准备出发,庆小兔已经坐进童车,当外婆锁了门的时候,雨声已经让人听不清楚说话的声音了。

外婆说:“这么大的雨怎么走呀,等一会雨小了我们再走。”

十点钟看看外边已经没有打伞了,我们也开始一天的雁南飞了。

出门并没有下雨,走着走着雨就开始冒了起来,出小区大门不打伞已经寸步难行。拐进小区之间的马路,雨点已经让我们看不清楚前边的人。地上的积水已经看不到可以落脚的地方了,在两条马路的接头处,高处涌下的雨水已经变成了瀑布。

已经走了那么远了,木已成舟,退回去往前走都一样,都要在雨水中闲庭信步。

尽管打着伞,雨水照样光顾了我们的身上。

庆小兔的童车前边挡着塑料布,庆小兔的脚却暴露在雨水中,庆小兔的鞋和袜子可以挤出水来。

庆小兔说:“裤子湿了。”

庆小兔拿着电吹风说:“外公吹。”

裤子吹干了,庆小兔拿过来挖掘机。

庆小兔说:“外公吹。”

我说:“这个吹它们干什么?”

庆小兔说:“下雨了。”

庆小兔把装载机也拿了过来,庆小兔说:“湿了。”

水泥罐车赛车都一一排在后边,庆小兔说:“小九吹。”

我说:“你拿不好。”

庆小兔说:“拿的好。”

我把电吹风的加热关了,庆小兔一个手勉强握住电吹风。

庆小兔把小爱拿了过来,庆小兔说:“外公吹小爱。”

我说:“小爱怎么也要吹呀?”

庆小兔说:“小爱喇叭湿了。”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把玻璃窗都振的卡拉拉地作响。

庆小兔问:“什么声音?”

我说:“打雷的声音。”

庆小兔说:“天上。”

茶几上放着很大块的米花糖,庆小兔问:“外公,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爆米花做的点心叫米花糖。”

庆小兔说:“外公撕。”

我给庆小兔把外边的包装塑料纸撕开。

庆小兔咬了一口米花糖说:“好吃。”

庆小兔拿起一块米花糖递给我,庆小兔说:“外公吃。”

庆小兔拿来一块米花糖来的厨房,庆小兔说:“外婆吃。”

庆小兔又给姨爹拿了一块米花糖。

米花糖并不像庆小兔想象的那么好吃,爆米花经过加工,已经失去原来那么香脆可口,米花糖咬起来已经有一点费力,庆小兔把米花糖递给我,庆小兔说:“外公吃。”

我问:“不好吃吗?”

庆小兔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庆小兔骑着滑板车在走,滑板车遇到障碍物庆小兔还不会转弯,我要跟着庆小兔不断地帮着庆小兔转弯。

这种滑板车不是靠转动把柄转弯,这种滑板车是靠身体倾斜靠重力转弯的。

滑板车进到卧室里,庆小兔把滑板车停下来,庆小兔来到飘窗跟前。

庆小兔说:“我们到了。”

庆小兔挥着手说:“我们。”

“我们到了。”

“我们。”

庆小兔连续说了几次我们,不知道庆小兔想说的是什么意思。

茶几上的矿泉水瓶还在,庆小兔拿起矿泉水瓶子在喝,庆小兔并不是想喝水,庆小兔就是喝的一种感觉。

庆小兔拿着矿泉水瓶子说:“小鱼喝水。”

庆小兔想起昨天在远安带回来四条小鱼。

我说:“小鱼住在水里,小鱼不喝矿泉水。”

庆小兔抬头看见鱼缸的几条金鱼。

庆小兔说:“小鱼不见了。”

庆小兔站在沙发扶手上,庆小兔仔细地看着鱼缸里,我想是不是他们把四条小鱼放进了鱼缸里。

我看了鱼缸里,没有四条小鱼的踪影,说不定小鱼已经成为金鱼的早餐了。

我说:“小鱼不在里面。”

庆小兔说:“小鱼,游啊游,看不见了。”

庆小兔这才想起来喂鱼。

庆小兔午睡只睡了两个小时。

庆小兔起来就哭哭兮兮,庆小兔要到客厅穿衣服。

在卫生间尿尿,庆小兔还是支支吾吾地说了一些什么。

外婆说:“你是不是要看电视呀。”

我说:“外公开电视。”

庆小兔看《宝宝巴士》。

庆小兔拿起一根香蕉,庆小兔剥了香蕉皮,庆小兔用手指着香蕉上边黑斑说:“坏了。”

我把变色的一点香蕉掰了下来,庆小兔拿着香蕉小心翼翼地张开嘴咬了一小口,庆小兔又看了一眼香蕉,庆小兔还是觉得不放心,庆小兔把香蕉递给我。

庆小兔说:“香蕉坏了。”

我说:“坏的外公已经帮你弄掉了。”

庆小兔说:“坏了,不能吃。”

看看外边好像没有下雨了,我问:“庆小兔,我们去接哥哥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

我正要准备出门,庆小兔马上从沙发上下来说:“小九去。”

我准备把庆小兔放进童车里,庆小兔说:“电视没有关。”

我说:“不要紧,一会外婆会关的。”

外婆把外边的大铁门打开,发现外边的地面已经出现了雨痕。

庆小兔说:“下雨了。”

庆小兔扭头就跟着外婆回家了。

教室里在打扫卫生,很多学生都呆在走廊里看书。

我一眼就看见庆兔兔坐在地上在看书,庆兔兔旁边还围坐着好几个男生。

庆兔兔从一年级到二年级上学期,庆兔兔基本上都是最后一个收拾书包。从上一次出去玩了回来以后,庆兔兔好像变了一个人。

庆兔兔再也没有最后一个收拾书包了,每次我来到教室门口,庆兔兔都在走廊里看书,只有一次庆兔兔和几个同学被老师留下来询问数学。

昨天认错了人,今天我还有一点心有余悸,整个学校都是一个装束,男同学的头发都大同小异,从背面看几乎都分不出张三李四。

我没有直接去喊庆兔兔,庆兔兔旁边的孩子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发现他是奇兔兔,奇兔兔和庆兔兔是好朋友,奇兔兔推了一下庆兔兔,庆兔兔抬起头说:“我再看一会书。”

一个小姑娘走过来。

小姑娘说:“庆兔兔,我要回家了,你想看,我明天给你再带来。”

庆兔兔马上就把书还给小姑娘。

小姑娘拿着书,小姑娘压着庆兔兔刚刚看的那一页书,小姑娘问:“庆兔兔,你记住你看的地方没有?”

庆兔兔马上转过身看了一下画页,庆兔兔说:“知道了,我看的这一页。”

小姑娘还是仔细一点,小姑娘把书递到庆兔兔跟前,小姑娘说:“你看的是第六页。”

庆兔兔问:“外公,你能不能给我两块钱。”

我问:“你要钱干什么?”

庆兔兔说:“老师说,我们每天可以带两块钱到学校。”

我不知道是不是学校是在为小卖部创收。

我说:“上学带钱干什么?”

庆兔兔说:“我们班主任也说了,我们每天可以买两块钱的东西。”

我说:“你想带钱,你可以向妈妈要。”

走在路上我问:“你说,这一会的天气,你可以用什么词去描写?”

庆兔兔马上就说:“蒙蒙细雨。”

我问:“还有呢?”

庆兔兔想了一下说:“想不起来了。”

我说:“可以说,阴雨绵绵,烟雨蒙蒙,也可以说牛毛细雨。”

庆兔兔回来,庆兔兔是从阳光房进来的,庆兔兔没有把阳光房的门关好,大毛跑了出去,庆兔兔转身出去找大毛。

庆小兔也来到阳光房,庆小兔说:“找大毛。”

庆小兔刚刚跨出阳光房的大门,庆小兔说:“尿了。”

等庆小兔洗了屁股换了裤子回到客厅里,庆小兔突然发现茶几上的钢镚,庆小兔拿起钢镚说:“一块钱。”

庆小兔又看见一个钢镚,庆小兔说:“又一块钱。”

庆兔兔从书房跑出来。

庆兔兔说:“小九,你不要动哥哥的钱。”

可能这是庆兔兔跟姨爹要的钱。

庆小兔把各种各样的工程机械车排成一排,这是一种插接积木一样的工程车,一个黑色的车架,车身分驾驶室和工程车工具两部分。

庆小兔把一个挖掘机拆下来,庆小兔把拆下牢的挖掘机递给我说:“外公装。”

我说:“庆小兔装。”

庆小兔故意把挖掘机部分倒过来往上装,反着装是装不上去的。

庆小兔说:“这样装,不行。”

庆小兔把挖掘机部分装了上去。

庆小兔说:“这样装。”

我鼓掌说:“庆小兔,你真棒。”

上个星期庆小兔装这种车还有一点朦朦胧胧,没有想到,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庆小兔已经知道这种车组装的秘诀。

庆小兔拿着玩具牛奶盒说:“牛奶喝完了。”

外婆笑着说:“这里有牛奶吗?”

庆小兔用手拍拍自己的肚子说:“小九喝饱了。”

庆小兔突然发现厨房里放着的一箱牛奶,庆小兔说:“这里有牛奶。”

庆小兔说:“小九喝。”

我给庆小兔打开拆开一盒。

庆小兔拿起一盒牛奶说:“这个给外婆。”

外婆把牛奶放在灶台上。

庆小兔拿了一盒递给我,庆小兔说:“外公喝牛奶。”

我是不喝牛奶的,我尤其是不吃羊肉的。

我说:“外公不喝牛奶。”

庆小兔说:“外公喝牛奶。”

我只好假假地喝了几口,我把牛奶盒放在餐桌上。

庆小兔把我放在餐桌上的牛奶盒拿起了,庆小兔用手指着牛奶上边的孔说:“没有安管子。”

庆小兔用手指着旁边的管子说:“外公,管子在这里。”

阅读(190) | 留言(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留言板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