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兔兔日记》2989快餐面是火车上吃的

20/05/12 07:00:42 标签:

2989-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星期三阵雨转多云36℃~24℃客厅早晨温度28℃ PM2.5-69
天上看不到纯净的蓝色,天上看不到一片云,看到是就是白色当中微微地浸出一点蓝色。
打开窗户一股凉风吹了进来,窗外的灌木在风中轻轻地摇曳。
爸爸这两天出去比较晚,我们来早了,呆在客厅里无所事事,今天我七点二十分才过去。
天上的白色悄悄地隐去,蓝色慢慢地一统天下,阳光还是不那么耀眼。
七点四十分庆小兔跟着庆兔兔从屋里出来。
庆兔兔在看《甘肃寻宝》,庆小兔在玩大吊车。
大吊车的吊钩上挂着一辆小汽车,庆小兔用手拽着吊钩的线绳,小汽车随着线绳的一松一紧,小汽车一会向上,一会小汽车从高高的地方迅速落下来。
外婆说:“庆兔兔,你要洗脸刷牙了。”
庆兔兔说:“我把这本书看完。”
外婆说:“你还要吃饭呢?”
庆兔兔这才走进卫生间。
外婆说:“小九,我们洗屁股洗脸吧、”
庆小兔说:“我不洗脸,我要玩玩具。”
我说:“你不洗脸,你的脸好脏呀?”
庆小兔说:“我不洗脸。”
我说:“你不洗屁股,你的屁股那么臭,外边的人闻到说,庆小兔怎么那么臭呀。”
庆小兔说:“我要玩玩具。”
我说:“你要玩什么玩具,我们把玩具带到姨妈家。”
庆小兔说:“我要在妈妈家玩。”
外婆说:“外婆买油条了,有肉包子,还有豆腐脑哟。”
庆小兔说:“我不要。”
庆兔兔在吃油条。
庆小兔说:“我要吃。”
我说:“要吃饭就先洗脸。”
外婆说:“油条就买了一根,庆兔兔,你给小九掰一截油条给小九。”
庆小兔洗完屁股,庆小兔洗完脸,外婆把油条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用手指着庆兔兔手里的油条说:“我要大的。”
外婆说:“你就给小九掰一半。”
庆兔兔把手里的油条掰一半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我不要,我要大的。”
外婆把手里的油条从中间撕成两半,外婆把油条撑长了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要大的。”
外婆说:“就这么多了,明天外婆给你买大的油条。”
庆兔兔说:“小九,你先吃,你吃完了,我们看电视好不好。”
爸爸起来吃完饭走了,庆兔兔也跟着一起去姨妈家。
今天在外边,遇见几个人跟庆小兔打招呼,庆小兔都把脸背了过去。
我问:“庆小兔,你今天怎么了,别人和你打招呼,你都不理别人呀。”
来到姨妈家。
庆小兔说:“看电视。”
看了二十分钟的动画片,庆小兔还要看动画片。
我说:“我们看新闻。”
庆小兔说:“看动画片。”
我说:“要不看新闻,我们就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哭了起来。
我说:“你看不看新闻,你不看新闻,我们就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就一个劲地哭着。
我说:“你今天怎么喜欢哭,你就一个人去哭吧。”
我走到一旁去,听到庆小兔在喊我。
外婆说:“小九,要外公。”
我问:“你哭不哭了?”
庆小兔说:“不哭了。”
我说:“我不喜欢爱哭的小孩。”
庆小兔真的不哭了。
CCTV13上播放华北豹钻进羊圈咬死一只母羊,叼走一只小羊。
庆小兔在看华北豹的野外视频,看见野外的华北豹,庆小兔非常兴奋。
CCTV13在播放海南七十年。
外婆半躺在沙发上,庆小兔跪在外婆的旁边,庆小兔猛地把头倒在外婆的身上,庆小兔头枕在外婆的肚子上,外婆猛地楞了一下,外婆露出痛苦的神色。
外婆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说:“小九,你把外婆弄疼了。”
庆小兔把胳膊往下拍下来,听到咚地一声庆小兔的手打在外婆的胸脯上。
外婆说:“小九,你不要这样,你打的外婆好疼。”
庆小兔举起手,庆小兔把手轻轻地放下来。
庆小兔说:“轻轻地。”
庆小兔的手在外婆的衣服上摸着。
庆小兔说:“我慢慢地摸。”
外婆说:“这还差不多。”
庆小兔说:“我要洗澡。”
外婆说:“今天你怎么这么早就有洗澡呀?”
庆小兔说:“我热了。”
庆小兔用手抚摸自己的额头说:“我出汗了。”
庆小兔拿着水泥罐车说:“我给它们洗澡。”
庆小兔把水泥罐车放进水里,庆小兔拿着毛巾在擦洗水泥罐车。
庆小兔把水泥罐车拿起来,庆小兔用劲甩着水泥罐车上边的水迹。
庆小兔说:“水泥罐车洗干净了。”
接着庆小兔在洗挖掘机。
今天海洋生物都没有放进浴缸里。
庆小兔说:“贝壳呢?”
我把贝壳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问:“章鱼呢?”
我把章鱼也给了庆小兔。
庆小兔问:“还有鲨鱼海星,还有恐龙呢?”
于是我把所有的海洋生物都放进浴缸里。
庆小兔把一个个海洋生物洗干净,庆小兔把一个个的海洋生物放进脸盆里。
庆小兔拿着毛巾在洗澡,庆小兔拿着脸盆舀水往头上倒。
庆小兔说:“洗澡。”
庆小兔拿着毛巾在身上擦。
庆小兔把毛巾叠起来,庆小兔两个手握住毛巾。
庆小兔说:“挤毛巾。”
我把毛巾接过来,我把毛巾挤干,庆小兔把毛巾拿过去。
庆小兔说:“放在水里。”
庆小兔把毛巾按进水里,庆小兔把毛巾提起来,庆小兔两个手在挤毛巾。
庆小兔两个手把毛巾抖开。
庆小兔举起毛巾说:“怎么还有水呀。”
庆小兔把毛巾搭在里面的扶手上。
庆小兔说:“挂在上边。”
毛巾在不断地滴水。
庆小兔说:“毛巾在滴水。”
庆小兔把装玩具的藤编大篓子拉了出来。
我说:“你找玩具就找玩具,你把篓子都拉出来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看见一个蜘蛛在爬。”
我说:“你把蜘蛛打死呀?”
庆小兔在墙边在找蜘蛛。
庆小兔说:“蜘蛛不见了。”
庆小兔说:“指甲剪我找到了,指甲剪在这里。”
我说:“是谁把指甲剪放这里了?”
庆小兔说:“我弄的。”
我说:“你以前玩过用过的东西都会放起来,现在怎么不放了,以后用过的东西就要放会原处,”
庆小兔拿着指甲剪玩了一会,庆小兔把指甲剪放回抽屉里。
庆小兔指着篓子说:“我要站在里面。”
我说:“你光着脚,篓子里的棱子会硌脚的。”
庆小兔说:“我穿鞋。”
庆小兔站在篓子里,庆小兔把篮球抱起来。
庆小兔说:“打球。”
庆小兔把篮球扔了出去。
庆小兔说:“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雪花插接积木。”
庆小兔问:“怎么没有了?”
我说:“雪花积木在妈妈家,等外公有房子了,我们把庆小兔的玩具都搬过来。”
庆小兔把小红伞拿了起来,庆小兔把小红伞撑起来。
庆小兔举着伞说:“我要出去。”
外婆说:“外边那么热,我们在家里玩吧。”
庆小兔把伞让外婆看。
庆小兔说:“我有伞。”
庆小兔来到外边。
庆小兔说:“打伞就不热了。”
庆小兔往外边走起来,庆小兔几步就跨到太阳底下。
小红伞就是一个跳舞用的艺术伞,小红伞好看不中用,小红伞挡不住雨水,同样小红伞也挡不住火热的太阳。
庆小兔只是在太阳底下几秒钟。
庆小兔说:“好热。”
庆小兔转身就往回走,庆小兔走进大楼的阴影里。
庆小兔说:“阴凉里就不热了。”
因为刚刚庆小兔在太阳下边站过,庆小兔没有在阴影停留。
庆小兔说:“回家。”
庆小兔收起小红伞。
庆小兔说:“看动画片吗?”
我把电视机打开,我把汉字卡片让庆小兔认字。
我拿起雨字。
庆小兔用手指着天上说:“雨,天上下雨。”
我拿出山字。
庆小兔说:“山。”
庆小兔用手指着窗户外边长江对岸。
庆小兔说:“那里有山。”
我拿出爸字。
庆小兔犹豫了一下。
庆小兔说:“爸,我的爸爸。”
人字庆小兔果断地说出来。
庆小兔看着姐字,庆小兔在想,庆小兔好像忘了。
我说:“姐,姐姐的姐。”
庆小兔说:“彤彤姐姐。”
庆小兔看着云字说:“云,云在天上。”
窗子和门字庆小兔还是犹豫了一会。
庆小兔说:“窗,这是窗户。”
庆小兔用手指着窗户说。
庆小兔又指着门说:“门在这里。”
牛字庆小兔还是想说羊,妈字庆小兔在想是什么字。
外婆说:“妈。”
庆小兔说:“妈,我的妈妈。”
外婆说:“你的妈妈,你怎么没有记住呀?”
庆小兔看的宝宝巴士的儿歌。
外婆说:“只能再看这一集了。”
庆小兔过来说:“外公,看新闻。”
新闻很快结束了。
庆小兔说:“新闻完了。”
我说:“新闻还有,你看不是新闻又来了。”
庆小兔说:“看小电视。”
我说:“你看动画片还没有一会功夫,等一会再看。”
庆小兔说:“我要看小电视。”
我说:“现在不行,等一会看,现在你可以看新闻。”
庆小兔已经带了哭腔。
外婆说:“小九,你今天怎么那么闹人呀?”
我说:“吃完饭再看小电视。”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外婆说:“妈妈在上班。”
庆小兔说:“我要找妈妈。”
我说:“你去找妈妈吧,你不要找外公啦。”
庆小兔把大门打开,庆小兔站在门口说:“我要找妈妈。”
外婆说:“你把门打开,坏人进来怎么办?”
庆小兔进来把门关上。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外婆把去北戴河旅游带的快餐面拿了出来。
外婆把快餐面打开。
庆小兔说:“外婆,我看看。”
外婆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外婆让庆小兔看快餐面,庆小兔看见快餐面的小桶。
庆小兔说:“外婆,快餐面是火车上吃的,在家里怎么吃快餐面呀?”
外婆说:“快餐面是在外边吃的,因为快餐面吃的方便,快餐面本来就是当饭吃的,现在我们又不去坐火车了,我们把它吃掉。”
庆小兔老老实实地坐在茶几跟前吃快餐面。
外婆给庆小兔煮快餐面,快餐面里的作料外婆一包也没有放,因为庆小兔不吃辣的咸的东西。
庆小兔说:“我的面条吃完了。”
我说:“吃完了好呀。”
庆小兔说:“吃完了看电视,我看小电视。”
我问:“你以后还闹不闹了?”
庆小兔说:“不闹了。”
我说:“有什么事情可以说,不能无缘无故地又哭又闹,像现在一样多好呀。”
我把小电视机打开了。
庆小兔说:“巴布工程师。”
电视机启动了,很快电视机屏幕上就没有图像了,关了重新启动,我把巴布工程师调节出来,巴布工程师刚刚演了一个开头,电视机图像又没有了,再启动一次,庆小兔终于可以看巴布工程师了。
我刚刚睡了十分钟,门被打开了,庆小兔站在门口。
庆小兔说:“外公,电视机坏了。”
电视机里还有巴布工程师的说话声音,屏幕上黑板一块,屏幕上什么也没有。
把电视机关了,重新启动,图像又重新来了。
我说:“这个可能是电视机用少了。”
外婆说:“怎么没有用呀?”
我说:“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用过了。”
外婆说:“不是昨天还用了吗?”
我说:“用的太少了,这一年没有用过几天。”
外婆说:“用的少,还不是可以多用几天。”
我说:“东西不是不用就可以保持持久,任何东西都不能超负荷用,同样东西买回来不用,这不是保护你的财产,弄不好还让东西损坏的更快。”
外婆说:“不用怎么会坏的更快呀?”
我说:“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常流的水不会发臭,天天转动的门轴不遭虫蛀。就像一个人经常运动,他的精力才能旺盛的活力。”
庆小兔说:“外公,你不要说外婆,外婆是很听话的。”
庆小兔抱着毛巾被进屋里。
庆小兔说:“我睡觉了。”
喝完奶,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
天上的云没有给蓝天一点空隙,有时候太阳透过云层照到地面,有时候云阴沉的就像雨已经包不住了。
庆小兔说:“外公,我起来了。”
我进屋看,庆小兔已经站起来站在床上。
尿完尿来到客厅。
庆小兔用手指着茶几上说:“那个在这里。”
庆小兔是指茶几上放着的一个拉手,这个拉手中午外婆就发现了,外婆不知道这个拉手是哪一个柜子上的,我找了一圈,我一样没有找到是哪一个柜子上的拉手。
庆小兔拿着拉手说:“我知道。”
庆小兔来到门口的鞋柜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鞋柜的一个门说:“在这里。”
庆小兔拿了一把螺丝刀来装门把手,庆小兔不知道怎么才能够把门把手装上。
庆小兔说:“外公装。”
我把拉上装好了,庆小兔把螺丝刀接过来。
庆小兔说:“小九弄。”
庆小兔拿着螺丝刀在拧螺丝。
庆小兔拿着螺丝刀走进屋里,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翻转过来。
庆小兔说:“越野车要修理了。”
庆小兔把螺丝刀靠到螺丝钉上。
庆小兔说:“这个螺丝刀太大了,换一个。”
庆小兔拿了一把小一点的螺丝刀。
螺丝钉庆小兔拧不下来,庆小兔把螺丝刀递给我。
庆小兔说:“电池要充电了。”
庆小兔翻出泡泡枪。
庆小兔把泡泡枪下边装泡泡水的瓶子拧下来。
庆小兔说:“外公,装泡泡水。”
我说:“这个泡泡枪已经吹不出泡泡了。”
庆小兔放下泡泡枪,庆小兔就要去阳光房。
我说:“外边已经没有泡泡水了。”
庆小兔走进厨房。
庆小兔说:“泡泡水在这里。”
我给庆小兔一瓶泡泡水,庆小兔拿着泡泡棒在泡泡水里用力地在搅拌着,庆小兔嘴对着泡泡棒用力一吹,泡泡一个个飘了出来。
庆小兔把泡泡棒重新放进泡泡水瓶子里,庆小兔又继续搅动泡泡水。
我说:“用不着搅泡泡水,只要沾上泡泡水就可以吹泡泡了”
庆小兔还是不放心,庆小兔还是不断地晃动泡泡棒。
庆兔兔跟着姨妈姨爹回来了,庆小兔拿着枪和庆兔兔打仗。
姨妈说:“庆兔兔,你要把毽子练一下。”
庆兔兔拿着毽子在踢,庆兔兔很少能够连续踢两个毽子。
姨妈说:“庆兔兔,你还要多训练一下,以后考试不能达标怎么办呀?”
庆兔兔去开电视机。
我说:“你要想到自己的不足,你不要一天到晚就想着玩。”
庆兔兔没有把电视机打开。
姨妈说:“你晚上还要练几次哟。”
我听到电视机的声音,庆兔兔庆小兔已经在看电视。
庆兔兔拿着遥控器,电视上演的是香肠派对,我已经看见过庆兔兔看香肠派对两次了,香肠派没有任何情节可言,就是拿着枪互相射击。
我说:“庆兔兔,你看这些打打杀杀的电视有什么用,你为什么不看看有教育意义的电视节目或者知识性的节目。”
看完一集香肠派对。
姨妈说:“跟你说了,这样的电视不能多看,看完这一集你就要换一个节目。”
庆小兔蹬着眼睛看着姨妈。
姨妈说:“你换不换节目,你不换,我们就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说:“不能关。”
庆兔兔这才把节目换了。
吃晚饭,庆小兔拿着枪到处开枪,庆小兔的枪一会瞄准这个,一会庆小兔的枪瞄准那个。
庆小兔说:“打死他。”
“我把他打死。”
“开枪。”
……。
姨妈说:“庆兔兔,这就是你看那些打打杀杀的动画片的结果,让小九学会开枪打人了。”

阅读(601) | 留言(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留言板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

请下载最新的flash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