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兔兔日记》3144我是大力士

20/09/15 06:49:59 标签:

庆小兔三岁第十八天

3144-二零二零年元月二十三日星期四雾转小雨8~5℃客厅早晨温度11PM2.5-123

昨天晚上擦黑就开始下雨,今天早上天大亮了,雨才慢慢地停下脚步。

八点钟妈妈把庆兔兔叫起来了。

庆小兔喊:“妈妈。”

外婆说:“小九你醒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外婆,我要妈妈。”

外婆说:“那你去等妈妈吧。”

妈妈说:“小九好像感冒了,一个耳朵三十六度七,一个耳朵三十七度二。”

妈妈问外婆:“家里还有没有护彤呀?”

庆小兔还没有确定是不是发烧,妈妈就要给庆小兔喝药。

外婆把护彤拿了过来。

妈妈说:“这一会被窝里有一点热,过一会起来再量一下耳温。”

我对外婆说:“我对去超市买菜就有一点心有余悸。”

我说真的有一点生气。

外婆说:“不买菜,吃什么呀?”

我说:“我不是说不买菜,我是说等人少的时候去买菜。”

外婆说:“我不是九点钟人少的时候去买菜的呀?”

我说:“九点钟是买菜的高峰期,我跟你说下午人少的时候去买菜,到露天市场去买菜,你非要去跟别人去挤。”

外婆说:“我不去买菜了好不好?”

我说:“又不是不让你去买菜,我们是尽可能地减少接触病毒的机会,我们的身体不允许我们去生病,更不能把细菌带到家里来。”

外婆说:“出门可以带口罩。回来可以用淡盐水漱口,用洗手液把手洗干净。”

我说:“一般的口罩不能隔离细菌,只能阻挡一下别人说话的吐沫星星,你身上沾染的细菌会带到家里的。”

外婆说:“可以开窗换气呀?”

我说:“为什么我们不能就可能少带一点细菌回家,开窗换气并不能消灭细菌,空气流通了,只是把细菌的浓度稀释了。”

我是把一个人的生命放在第一位的,接下来是身体的健康能够自理,再下来是完成需要做的事情,我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外婆却是把吃饭穿衣放在第一位的,外婆往往把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的,不是外婆不怕生病而是外婆对病毒并没有那么了解,我跟外婆说这些大道理,外婆总是不屑一顾甚至外婆还很生气。

人穿衣吃饭天经地义,但是必须把人身安全放在第一位,要把人的身体放在首要事情的前边。

当然也有例外,在国家受到敌寇入侵,发生火灾水灾地震的时候,我们就要奋不顾身,把他人生命放在我们的前边。

妈妈说:“小九,你发烧了,你今天要喝药了。”

庆小兔说:“我没有发烧,我不要喝药。”

妈妈说:“明明你已经发烧了,这么能够不喝药呢?”

庆小兔说:“我不要喝药。”

妈妈说:“护彤药不苦的,护彤是草莓味的。”

庆小兔说:“我不要喝药,我不要草莓味。”

妈妈说:“你喝药了,妈妈奖励你看一集电视。”

庆小兔说:“我不要看电视。”

妈妈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去尿尿洗脸。

庆小兔说:“水龙头流水了。”

妈妈说:“妈妈关了。”

庆小兔说:“是妈妈开的。”

妈妈说:“是妈妈无意中碰的。”

庆小兔说:“我不要刷牙,我不要喝药。”

妈妈说:“你先尝尝味道,如果是苦的你就不要喝。”

庆小兔说:“我不要喝药。”

妈妈说:“你尝一下。”

妈妈说:“妈妈把电视打开。”

庆小兔说:“我不要喝药。”

妈妈说:“你必须喝药。”

庆小兔说:“我不要。”

妈妈说:“喝药是必须的。”

庆小兔说:“我不要喝药。”

妈妈说:“你喝药,妈妈给你一颗草莓。”

庆小兔说:“我不要草莓。”

妈妈说:“你不喝药,妈妈就灌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喝药,我不要喝药。”

妈妈和外婆还是把护彤强行灌进庆小兔的嘴里。

妈妈说:“妈妈一会要和哥哥去医院。”

庆小兔说:“我也要去医院去拆线。”

妈妈说:“你去医院去拆什么线呀?”

庆小兔说:“妈妈去医院干什么呀?”

妈妈说:“哥哥要去医院拆线呀。”

庆小兔说:“我也要去拆线。”

妈妈说:“你的线早就拆了?医院现在那么多细菌。”

庆小兔说:“我们坐车去呀?”

妈妈说:“你什么时候看见别人坐汽车去医院的呀?去医院都要带口罩。”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带口罩。”

外婆说:“你要口罩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戴口罩可以挡住细菌呀,我要去医院去。”

妈妈和庆兔兔要走了。

庆小兔拉着妈妈说:“我也要去医院。”

妈妈说:“哥哥去医院去打针,你也要去医院去打针吗?”

庆小兔说:“我要跟着妈妈一起走。”

我说:“你们就等一会,等他不注意了,你们再走。”

妈妈坐在沙发上看新闻。

庆小兔坐在妈妈跟前。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抱。”

妈妈说:“你不是坐在妈妈跟前的吗?”

庆小兔说:“我要坐在妈妈的腿上。”

庆小兔说:“妈妈。鼠年。”

妈妈说:“对过完年就是鼠年了。”

庆小兔说:“老鼠年,老鼠不能摸,老鼠身上有细菌。”

妈妈说:“是的,外边的老鼠不能摸。”

庆小兔说:“我要看咖宝车神。”

妈妈说:“妈妈给你播放咖宝车神,你自己看咖宝车神,妈妈带哥哥去医院拆线,你要乖乖的在家里。”

庆小兔说:“哥哥,你去那个医院。”

庆兔兔说:“我去仁和医院。”

庆小兔说:“外公,你过来看,我们一起看咖宝车神。”

我问:“你很喜欢这个动画片吗?”

庆小兔说:“汽车很厉害呀。”

妈妈和庆兔兔走了。

庆小兔说:“哥哥去医院拆线了。”

庆小兔在吃苹果。

庆小兔低着头在看魔轮板。

我问:“庆小兔,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在做题。”

庆小兔把卡片拿出来。

庆小兔说:“我来做题,外公念题目。”

“比一比找出每组中比较大的食物。”

这道题很容易,庆小兔很快把大的食物圈了出来。

“找出下面拼图的缺少部分。”

这是一个简易的拼图,一张拼图分成四块,庆小兔马上指出每一块拼图的相应位置,庆小兔用尺子连接起来。

“涂涂看请给另一半涂上颜色。”

我要庆小兔用彩色水彩笔涂色,庆小兔要用各种颜色的圆珠笔去涂,颜色是涂对了,要填的颜色都变成了线条,而且线条也没有涂满。

“圈圈看,圈出每一组交通工具中最小的。”

这道题庆小兔也很快圈了出来。

“你认识橱窗里的蛋糕和面包吗?请找出相同的。”

庆小兔很快找出橱窗里一样的蛋糕,庆小兔还把每一种蛋糕数了一下,然后庆小兔把蛋糕旁边的箭头颜色说出来,庆小兔把旁边的转轮转到一样的颜色。

庆小兔开始搭积木。

妈妈走的时候要十点钟给庆小兔测量耳温。

我给庆小兔测量耳温,庆小兔一只耳朵三十六度二,庆小兔一只耳朵三十六度五,庆小兔并没有发烧。

妈妈说:“小九,我们去豆豆妹妹家了。”

今天去三姨奶奶家团年。

庆小兔抱起大吊车。

庆小兔说:“我带这个去。”

妈妈说:“你带这个干什么?”

庆小兔说:“玩呀?”

妈妈说:“你带一个小的。”

庆小兔说:“我很强壮呀。”

妈妈说:“豆豆妹妹家也有玩具呀?”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家没有大吊车。”

妈妈说:“豆豆妹妹不是还有小火车吗?”

庆小兔举着胳膊说:“我很强壮。”

等庆小兔坐上童车,庆小兔也忘了要拿大吊车了。

庆小兔来到豆豆妹妹家。

庆小兔看见一辆遥控汽车,是一辆黄色的变形金刚。

庆小兔马上拿了起来。

庆小兔说:“汽车。”

豆苗说:“这是我哥哥的汽车。”

豆苗伸出手拉着汽车一端。

庆小兔握着汽车的另一端说:“我玩一会。”

豆苗外婆说:“豆豆让小九哥哥玩一会。”

豆苗这才松开手,庆小兔把汽车拿了过去。

桌子上放着一盘糖块,豆苗抓起两颗水果糖递给庆小兔。

豆苗说:“小九哥哥,给你糖。”

庆小兔看了一眼水果糖。

庆小兔说:“我不要吃糖。”

豆苗把糖纸剥了,豆苗把糖塞进嘴里。

庆小兔在让变形金刚变形。

我说:“这个是遥控机器人。”

我问:“豆豆,机器人的遥控器在哪里?”

豆苗说:“这是我哥哥的机器人。”

我把机器人翻转过来,我把变形金刚的电源开关打开。

变形金刚一声不响。

庆小兔说:“我不要遥控器。”

庆小兔把变形金刚强行扳开来,汽车变成一个机器人。

豆苗过来拿汽车。

豆苗说:“我教你怎么玩。”

庆小兔说:“我会怎么玩。”

豆苗说:“你不会,我教你。”

庆小兔说:“我会,我不要你教。”

庆小兔拉着机器人的两个胳膊,豆苗拉着汽车的尾部。

豆苗外婆说:“豆豆,你让小九哥哥玩一会,你过一会再玩。”

外婆说:“小九,你让豆豆妹妹先玩一下。”

庆小兔松开手说:“豆豆妹妹,你玩一下,等一会你再给我玩。”

豆苗外婆说:“平时放在那里,豆豆连看都不看一下,现在小九要玩了,她又要玩了。”

庆小兔去按一个玩具琴,玩具琴只有五个键,按一下可以发出音响,键还可以亮起来。

豆苗放下变形金刚,豆苗也过来按琴键,庆小兔重新拿起变形金刚。

豆苗过来夺变形金刚。

豆苗说:“这是我的玩具。”

豆苗外婆说:“小九,你把汽车给豆豆妹妹,我给你拿玩具玩。”

庆小兔把变形金刚给了豆苗。

豆苗外婆拿起一个小桶,小桶里装着一些积木。

豆苗外婆说:“小九,你玩这个。”

庆小兔伸出手去接小桶。

庆小兔说:“我玩。”

豆苗一个手提着变形金刚,豆苗一个胳膊把小桶揽过来。

豆苗说:“这是我的玩具。”

豆苗外婆说:“你到底要玩什么,一人一样。”

豆苗看看自己手里的变形金刚,豆苗又看了一眼小桶。

豆苗把变形金刚递给庆小兔。

吃饭的时候。

豆苗爸爸问:“小九,你的脸上怎么受伤了。”

妈妈说:“那一天和哥哥在沙发上玩撞的。”

豆苗爸爸说:“小九,上次受伤还没有几天,怎么每次受伤都是你呀?”

庆小兔要妈妈抱着吃饭。

豆苗外婆说:“小九怎么突然变得内向了。”

妈妈说:“那天去他二姑妈家回来,小九就变成这样了。那天下午我去单位开会,等晚上回来,小九就这样了,小九说,我害怕。”

妈妈那天下午去单位开会,妈妈把庆小兔留在二姑妈家,不知道是不是爷爷奶奶要抱庆小兔,庆小兔不让爷爷奶奶抱,爷爷奶奶非要抱。

第二庆小兔就连豆豆妹妹家也不去了。

庆小兔说:“我害怕。”

妈妈说起庆小兔看书认字的事情。

豆苗外婆说:“我们家这个根本就不学习。”

妈妈说:“小时候庆兔兔就没有怎么教,现在辅导庆兔兔就有一点吃力,所以我现在就开始教小九学习了。”

我们回来午睡。

庆兔兔留下来和王柳虎一起玩。

庆小兔下楼发现庆兔兔不在。

庆小兔问:“哥哥呢?”

妈妈说:“哥哥留在豆豆妹妹家。”

庆小兔说:“我要哥哥来。”

妈妈问:“你喜欢不喜欢豆豆妹妹家。”

庆小兔说:“喜欢呀?”

妈妈说:“那天你为什么不愿意来豆豆妹妹家。”

庆小兔说:“我不想去豆豆妹妹家。”

妈妈问:“你不喜欢豆豆妹妹吗?”

庆小兔说:“喜欢呀。”

我们已经走到江边。

庆小兔问:“哥哥呢?”

妈妈说:“哥哥马上就来。”

又往前走了几步。

庆小兔问:“哥哥怎么还没有来?”

妈妈说:“哥哥快了。”

庆小兔说:“妈妈打电话。”

妈妈说:“妈妈在推车子呢?”

庆小兔说:“妈妈停下来打电话。”

妈妈说:“现在好冷呀,妈妈的手很冷的。”

庆小兔说:“妈妈把手放进口袋里暖和一下。”

妈妈把手放进口袋里,妈妈把手机拿出来,妈妈拿着手机划了几下,妈妈把手机放在耳朵跟前。

妈妈说:“庆兔兔怎么没有接电话呢?是不是庆兔兔在屙巴巴呀?我们回家再给哥哥打电话。”

今天姨妈加班,姨爹上班,他们没有去三姨奶奶家团年。

本来下午还要去吃饭。

姨妈打电话告诉说:“现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事态有一点严重,要大家不要在互相串门,也不要到处去拜年了。”

妈妈说:“上午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第二号通告。通告说,关闭离汉通道,是阻止疫情扩散的必要之举。我们厂通知任何人离开宜昌都要通知厂部备案。”

阅读(96) | 留言(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留言板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