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又到聚会时

15/03/03 12:16:55 标签:(1029)

今年又到聚会时

1029

2015.2.23 星期一

自从去年正月初四大聚会后,奶奶的父亲家族中,那些忙碌了一年,从四面八方回家过年的兄弟姐妹,带上健在的老人在姨奶奶的新家欢聚一堂。今年的新春party之所以定在初五,是因为奶奶公历二月二十二日的生日,百年不遇地落在了今年的农历初四,为了避免大家的红包贺礼,才向后顺延的。

奶奶、姨奶奶备菜忙 

经过两天的准备,奶奶、姨奶奶备齐了今天中晚两顿的菜肴,茶几上放满了水果、茶点,爷爷从家里带来了十多双棉拖鞋,还准备了好几坨一次性鞋套以防万一。中午时分,客人们陆续到来,聚会、聚餐便拉开了帷幕。

老人们坐在桌上吃,晚辈们只能站在一旁吃。

随着时代的变迁,现在的风俗与爷爷童年相比,有了好“几代”的变化。过去亲友的这种相聚,大都是围着火炉吃东西,家长里短侃天说地;进入电视时代后,家家都有了大彩电,围着电视边看边唠嗑,就成了相聚的主要内容。如今生活物质更加丰富了,互联网的高度普及,给人们带来更大程度的精神享受。年轻人无休止地握着手机,玩游戏、发微信、抢红包;大人们则围着四条腿摸纸牌、修长城,就连央视的春晚、几十上百家电视台的肥皂剧都很少有人问津,茶几上那些过去令人垂涎三尺的食品,大都成了一种摆设。

乡里亲戚送来的新鲜蔬菜

在大聚会中,我和科科哥哥的年龄、辈份最小,理所当然是最抢眼的两个成员。科科哥哥家住武汉,过年才随父母来奶奶、爷爷家。去年聚会时,我像只跟屁虫似的和他玩了一天,临别时还依依不舍呢。这次久别重逢,心里特别开心。他一点儿也不嫌我小,我也高兴地尽起地主之谊,带着他在沙发上爬上跳下,把姨奶奶的大床当“蹦床”跳,还要他跟着我背起大抱枕学乌龟,在客厅、走廊里爬来爬去……

两个小乌龟满地爬

家里开着暖气,室温始终保持在二十摄氏度左右,如此长时间的玩耍,别说是那件薄薄的外套,就连毛衣都穿不住了,最后就连袜子都被我扯掉,光起了脚丫呢。平时必须的午睡,也被我的兴奋赶到了九霄云外,直到天黑后,坐上爷爷的车打道回府时,才不由自主地被瞌睡虫所征服。

我和科科哥哥一起玩

回家后,爷爷让我睡在沙发上,到了九点还没醒。身上的汗渍是必须要洗的,奶奶不得不把我叫醒来。这下我可不乐意了,就是不肯离开沙发,更不愿意去洗澡。奶奶好说歹说不顶用,只好采取“强行措施”。我大哭起来,从把我抱离沙发开始,一直哭到洗完澡上床,哭声一直不断,把躲在旁边卧室里补瞌睡的爷爷都吵醒来了。奶奶冲来的牛奶,我拒绝喝;爷爷过来陪我哄我快慰我,哭声才渐渐停下来。可当他把奶瓶送到我嘴边,我又哭了起来……

袜子也穿不住了

几经波折,奶奶不再理我,背朝我睡着了。爷爷不再给我喂牛奶,俯身坐在床头,与我四手相握了很久,我的眼睛才慢慢闭上。

 

 

阅读(88) | 留言(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留言板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

请下载最新的flash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