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界限——练钢琴

17/04/20 13:39:00 标签:

本周讲述一个关于划界限的事情。

上周四晚上我值完班,带孩子回到家后差不多8点。

我规定9点是上床睡觉的时间。所以孩子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练琴了,其中还不算刷牙洗脸。

我对这件事的期望是孩子能够慢慢意识到弹琴是自己的事情,而不是我的事情。我忍住没说。

820了,孩子还一直在客厅里玩,我感觉我还是着急了,为了避免越界,

我到了卫生间,想做个面膜,转移下注意力。

这时姥爷开始催了:你怎么还不弹琴?

孩子不说话。

过了几分钟,外公又催:你怎么还不弹琴,都不看看几点了?

我这时终于忍不住了,(我会受外界的影响,尤其是强势的外公,军人作风)

跑出卫生间,说了句:杨子萱,你今天晚上肯定琴也弹不了,睡觉你也不能按时睡。

孩子看了我一眼,没说话,但是脸上显然已经有不悦的表情了。

这是我明显感觉自己又越界了,虽然就一句话,但是如果放在以前,我早就下命令了,开始了怒吼模式。说完我就马上后悔了,所以就不再说什么了,又退回到卫生间了。

到了8:30,外公又催了:都快9点了,你怎么还不弹琴?

孩子说:妈妈刚才骂我了,我生气了,我什么都不想干。

但此时我心想:好吧,是我刚才说了她。但是我没说她前,她也没弹啊!

然后她拿出以前的英语试卷,看起来。一直到9点也没睡觉的意思。

我提醒了她:9点了,该睡觉了。否则要被扣分的。

9:15分,她无动于衷,仍然趴着地板上看试卷。这时我给他扣了一分。

这是我能感觉到她虽然不情愿,但也没办法的那种不好的情绪开始有了。

我说:到了9:30,如果你没上床,就要扣第二份了。

此时她看上去非常坦然,对我这句话没有任何反应,

结果9:30她没有上床,也因此扣了2

之前一直淡然的她,马上就大哭起来。而且愤怒无处可泄的样子,捶胸顿足,歇斯底里。

我这时感觉到她这是之前的情绪积累,再加上刚才扣了2次份,

然后表面淡然的样子,其实就是想挑战我,然后再有大肆哭泣发泄的机会。

对于一个7岁的孩子这是一种本能的情绪发泄,是因为在此之前她有情绪的时候我没有及时解决。

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对待老大的方式,

她每次做了我认为错的事情,破坏了我立的规则后,大哭起来,我都是置之不理的,

觉得凉她一会儿,自然就好了,

但自从学了接纳力,我不禁感叹,我为她在心里筑了多少个台啊!

 

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时,晚上等她平静下来,

把她叫到我的房间,

此时的我想起了父亲小时候对待我的方式,

每次犯了错误,他都会等我平静的时候和我促膝长谈,分析事情的来龙去脉,让我很早对事物有了自己的判断力,对此,我一直很感恩于他的这种做法。

我说妈妈想知道你今晚不想弹琴的原因,你能和我说说嘛?

她说我想保持我的英语优势,所以想多看会儿英语。

哦,哪还有呢

她说没有了。

看来她可能是哭累了,忘了我刚才说她的话。

我就继续诱导性的和他继续谈话。

那你觉得你喜欢弹琴吗

我喜欢,我比画画更喜欢弹琴,弹琴我是排第一的。

那你觉得弹琴是妈妈的事情吗?

她非常坚决的说:不是,是我自己的事情。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妈妈说了你,你就不弹琴了,是和妈妈赌气吗?

然后他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个不弹琴的原因:

哦,是的,你骂我了,我很生气,就不想弹了。

通过这个对话,我意识到了不弹琴的背后,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如何选择的问题。如第二天就要去上钢琴课,而学习英语不是一招一式的。她选择了后者。我告诉她通常而言,我们先要做非常紧迫的事情。

第二,她当时的情绪没有解决,所以导致后面做事的情绪都受到淤堵,而导致了淡然行为背后的情绪爆发。所以我跟他说妈妈这次又没做好,下次会注意,不会去干涉你的事情了。

 

从中,我悟出了,孩子是多么善于忘记愤怒的啊,转眼间她就忘了我晚上我说过她,

但这不代表她心中没有筑台,如果我没有及时的发现这个台,不及时拆台,这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

 

第二天去钢琴课,结果可想而知,

老师批评的非常严重,

孩子当时就哭了。这是学琴以来的第一次。

其实她4-5次的上钢琴课都非常不好,老师也觉得很纳闷,

而且这几次都没有学习新曲子,每次都在炒冷饭。

所以我跟老师做了沟通。

老师是很反对的,因为她说了她的成长经历,

她妈妈是怎么监督她练琴的,

怎么打她的,

她本来可以保送到天津音乐学院的,

后来她妈妈给他选了上海,

在临一个月前,她妈妈又给他选了钢琴方向。

然后她现在已钢琴为事业,

正是妈妈这样一步步的规划,有了她现在的一切。

所以她很感谢她妈妈。

 

这给我很大的触动,

所以这又让我勾起了我心中的恐惧感,

当初接触接纳力,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我认同他的价值观,

但又不能判定他一定是对的,

所以我也试图在想了解接纳力的理论基础,

作为教育者,我深知任何一种教育方法,任何一种教育理念都有它的利弊,

随着时代的更迭,也会有新的更好的教育理念取代之前的。

所以,我不知道这种理念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还是它也是在历史发展长河中的一个阶段而已,也是需要再实践中不断是修正这个理念的。

有这种担心,主要是由于我修炼划界限的结果并不好。当然,我也知道这需要时间,

这是我当下的感受而已。

 

 

我心想她已经知道这个结果了,后面就应该会调整自己。

结果回来后她连续3天不碰琴,

我很明确的感觉这进入了恶性循环,

现在每周不如一周,虽然她都面对了这个结果,老师每次批评的越来越厉害,但是他的拖延症也越来越厉害,以至于本周干脆不弹了。说心里有点厌烦了。我分析可能就是因为谈不好,受批评,然后就更不想谈,然后就受更严重批评,然后就不想在弹了。

当问到下次上课怎么办,孩子也无语。

 

 

学了划界限之后,让孩子完全自主,反而很混乱,感觉整天乱糟糟的,

而且现在就弹琴这件事遇到了瓶颈,进入了恶性循环。

 

还要继续让她的意识充满她的领地吗?

阅读(1420) | 留言(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留言板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

请下载最新的flash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