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户外(下)【记录2007】

17/12/14 09:46:53 标签:(2021)

久违的户外(下)

2021 

2017.11.19 星期日 

    爷爷掏出电话询问,奶奶告诉说,我们正走向金色晓岛。 

    天哪,这完全是东西两个方向,正宗的背道而驰啊!爷爷之所以把车开到紫桥小区,就是想以此为起点,沿着穿紫河南岸向东游览,如果不想走得太远,可以就近登上人行木桥过河,再沿北岸自东向西,经过金色晓岛别墅群,再从穿紫桥上绕回来。要是想多玩一会,可以从一千多米外的七里桥过河,这样还能绕进北岸的德国风情街,甚至大小河街逛一逛。可惜奶奶、爷爷事先没有沟通,都想当然,一个奔东前往七里桥,一个向西钻过穿紫桥孔,走向遇仙桥,结果爷爷从南岸由西向东——过河,再从北岸由东向西折返——再过河,围着河水绕了一个大圈,才找到我们。爷爷顿时心生感慨,幸亏如今通信发达,要不然就只能望着河水喊天了。


红色路线是爷爷走的,蓝色是我和奶奶走的。

桥孔上方就是贯穿城区南北的朗州路,全长十一千米。

假装撒尿,说给小草施肥。

假装拉粑粑,喂给小花吃。 

    我和奶奶游玩的这一段河堤,其实也有特色。穿紫河桥的上方,是贯穿城区中心南北的朗州中路,行人横过马路,都需从桥孔栈道通行。孔内墙上绘满了壁画,还刻有不少古代的诗词。爷爷给奶奶打电话询问位置时,我正在津津有味地诵读屈原的《离骚》呢。


爷爷打来电话时,我正在看《离骚》。

    爷爷和我们相遇的地方,临近市体育中心,是一片少年儿童游乐区,那些用来冲上滑下的设施,对我这么小的宝宝很具有挑战性,也应该很有趣味性。怎奈上面的雨水没干,爷爷怕我弄脏衣裤,更担心我滑倒摔伤,所以只让我在一旁看看,最多仅仅扶着我象征性地向上跨几步。

 
我想爬上去,可爷爷不允许。
 见我很执着,爷爷只好出手相助。

这个坡度比较缓
 

 爷爷,我想滑下来。
 斜面上湿漉漉的,爷爷不让我滑。
 我不开心了,罚爷爷和我PK。

    这又哪能满足我的愿望呢?爷爷不准我向下滑,我就自己从楼梯台阶走上去,吓得他连忙叫停,一个箭步跨到滑梯下方准备应急。刚刚产生的兴趣突然受阻,我的心中很是不爽,伸手向下一指说:“爷爷,定!”然而,爷爷虽然被我“定住”,但立马就自动“松开”,说如果现在不听他的话,执意往下滑,“功力”就会减少很多,而且影响今后的PK......还没等他说完,我就放开嗓门嚷起来:“请把嘴巴闭好,如果您再说这样的话,我就会火冒三丈的!”伤心的泪水随之夺眶而出。

 PK开始了
看我的厉害

 我说我会火冒三丈的!
爷爷说我的功力会减弱,太沮丧了!
 抱着奶奶哭起来

    奶奶赶紧出手“救援”,登上台阶将我一把搂住,先是给我擦泪,然后摸着我的头发打趣地说:“哎呀,这火都冒到三丈高,我们宝宝的头发都快被烧焦了,今后就会像爷爷那样,变成了光头强吧!”

    听到奶奶这句搞怪的话,我立马破涕为笑,不好意思地把脸直往她的怀里贴,爷爷朝我一看,发现脸上还挂着残存的泪水呢!

 奶奶的俏皮话,把我逗乐了。
 

阅读(788) | 留言(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留言板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

请下载最新的flash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