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离开的顽童

18/04/16 09:01:55 标签:(2142)

最后离开的顽童

2142 

2018.4.2 星期一 

    春姑娘一天天长大,天气渐渐暖和起来。白天的时间越来越长,即便是兴趣班六点放学,可太阳还是明晃晃的。今天是“法定”的爷爷接放学日,下午为我整理最近的照片和视频,工作得特别投入,竟然忘记了时间。等到奶奶催他出发时,离放学只有十来分钟了,坐公交车已经来不及,只好开出了自己的汽车。 

    说来也有点糟糕,越是时间紧急运气越是不佳。几乎所有的十字路口,遇到的都是红灯。心急火燎地赶到芒果班时,Maria已经在教室外等候多时,身边只剩下她读中班的女儿和另外一个小朋友了。


爷爷来到芒果班,教室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走廊里也只剩下我和另一个小朋友

    我在走廊不远处练习跳绳,满脸通红,浑身是汗。Maria不仅没有抱怨爷爷姗姗来迟,反到笑盈盈的打开了话匣子,一个劲儿的夸我好可爱,说班上的小朋友都喜欢我,每每望到我我胖乎乎的脸蛋,风趣幽默的表情和搞怪的动作,就忍不住发笑。她还特意向爷爷解释说,今天课堂上因时间不够,有个很有趣的游戏我没来得及做,只好等下节课再安排体验了。

     
                                    爷爷和Maria 说话,我在走廊里练习跳绳。           

    趁着她和爷爷说话机会,我撒腿就往东面的楼梯跑去。爷爷担心我的安全,急忙告别Maria前去追我。突然发现我背上空着,就召唤我返回教室拿书包。这时我还哪里有心思重新上楼啊,仰头向上请他顺手带下来。爷爷故意装迷糊,说他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我放大嗓门告诉他:“就在换鞋登上,旁边有我的水杯,书包上还有我的名字呢。”   


大声告诉爷爷,书包放在什么地方。 

爷爷只好转身回来拿 

    爷爷再也无计可施,只好回头把我的书包背了下来。 

    太阳正准备落山,灿烂的余晖,把远处的建筑物照得一片金黄。校园大操坪里,小朋友和家长已经所剩无几,只有Maria和两个家长还在说着什么事儿。我兴奋地练着跳绳,断断续续不太对劲儿,爷爷给我演示了几下,也因绳子较短,放不开手脚,便趁机地把绳子放进书包,催促我赶快离园回家。然而,他的努力只是有点儿白费,我立马转移战场,一鼓作气登上了攀爬架,在上方绕起圈子来。


Maria和家长说事儿

黎芷彤也跟着妈妈回家了

    架子上有个小女生,也玩得不依不舍,好不容易被她爸爸劝离,毛志霖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冒了出来。他的妈妈璇子阿姨在我们幼儿园工作,每天上学放学母子俩都可结伴同行。平时放学后,只要与我相见,就会粘在一起,在厅堂里、操场上追赶嬉戏。还说要跟着他回家,或者把他接到我们家里来玩。眼下碰到这种单独相处的机会,又哪肯放过?爷爷知道拗不过我,不如干脆让我们尽兴玩耍一会儿,正好可以拍点照片和视频。


我却爬上了攀爬架
 
 远处还有个小女生
 她的爸爸也在催她赶紧离开

我却玩得十分尽兴
 
 嘿,我的好朋友毛志霖来了。
  那更有理由留下来玩了
  爷爷便“网开一面”
  爷爷看着我们开心地玩耍

这个缺口这么处理呀?
  看来要增加点难度才行

    有了好朋友的加盟,我俩如虎添翼,如鱼得水,玩得更欢,而且决定增加难度,把搁在旁边备用的木板、木杠全部搬来,加装在攀爬架上。


 把放在旁边的木杠搬过去

  加在攀爬架上

 不够的话再加 

    玩着玩着,毛志霖被他妈妈叫走了,Maria也带着女儿回家,空荡荡的操场上,除了一老一小两个“顽童”,已经空无他人,我仍在潇洒从容地在架子上爬来爬去,爷爷突然躺在地面,仰面向上对着我拍摄,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连连发出感叹:“什么鬼呀!”

 
  看到爷爷躺在地上,我惊呼:“什么鬼呀!”

操坪里只剩下两个顽童

做个鬼脸鬼表情

简直太高兴了

两个顽童回家啰

  

阅读(222) | 留言(1)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留言板

  • 李家熙熙对小包子说:2018-04-16 09:43:37
  • 哈哈,小包子可真会玩呢
  • 武陵小包子回复 李家熙熙说:送宝宝的园车都回来好久了,操坪里只剩下我和爷爷两个人,所以爷爷才说是两个顽童呢。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

请下载最新的flash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