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记

18/05/16 07:32:14 标签:旅游日记

我的妈妈,珍妮的姥姥是安徽人,是家中老小,上面两个姐姐,一个哥哥。虽是老小,苦却没少吃,经历了六零年,有饥饿难耐时妈妈瞒着其他孩子偷偷在被窝里递给她红薯干吃的永恒记忆;有目睹自己的父母被活活饿死的心如刀割;有年少时被二姐从安徽带到新疆的艰辛历程;有不堪被打,十岁时偷偷从新疆跑回安徽的痛苦回忆;还有年少时,学业中断的不舍;还有年轻时,婚姻不顺的苦恼;还有中年时,孩子不争气的无奈......如今,我的妈妈已经66岁了,心态平和不少,这次来上海,只说了一句:我唯一养了一个争气的女儿,圆了我的梦。这句话弄的我热泪盈眶。


妈妈的二姐,我的二姨,性情温顺,喜欢唠叨,很早就嫁给了地主出身的二姨夫,一辈子省吃俭用,伺候一家老少,抚养自己的妹妹和丈夫的弟弟。每年过年去她家拜年,永远看见她在厨房里忙碌,永远无悲无喜,淡淡如水,家里有两儿两女,都守在身边,不知这算不算最大的幸福?她对我妈妈最大的恩情就是将她从安徽农村带到了新疆城市。2016年过世,临终之前,妈妈端茶送饭,想想也是心里记着这份情。妈妈的哥哥,我的舅舅,在安徽农村呆了很多年,老婆当家,儿媳妇也当家。家里的儿子为了生男孩,到了新疆,投靠我妈妈和我二姨,卖菜起家,如今生意越做越大,就在新疆繁衍生息,自己也当了爷爷,现在舅舅跟着他在新疆生活,舅妈过世十多年了,舅舅只有跟着儿子仰人鼻息的生活,这也导致安徽的祖宅一片荒凉,故土难离,那是对老一代了,舅舅的儿子哪管祖屋不祖屋的啊,活在当下是王道啊。妈妈的三姐,我的三姨,今年74岁了,三姨夫以前做过村长,两个老人育有一子两女,全部住的很近,如今看来,晚年生活最幸福的应该是三姨。想想,真是性格决定命运。虽然三姨在安徽,我妈妈在新疆,但姐妹两个走动算是频繁了。第一次见三姨,是她不远千里跑到新疆来探亲。那是80年代中期,物资也不丰富,从新疆能带走的就是一些旧衣旧鞋。再见面时,就是我上大学那一年,爸爸妈妈送我到上海,途经安徽时停留了两日。待我留在上海成家立业后,三姨来上海居然有五、六次之多。我刚认识珍妮爸爸时,老妈来上海把关,三姨也来了,力挺珍妮爸爸,说珍妮爸爸长的就像画上的电影明星一般,这一夸语,珍妮爸爸记到现在。再后面,我们一家三口带着珍妮姥姥、姥爷去过三姨家;三姨陪着二姨来过上海;我妈妈骨折在上海手术,三姨来过;我哥哥在上海看病,三姨来过。三姨大字不识,但喜欢走南闯北,二姨生病,她还专程去新疆探望。当然,三姨命好,孩子都很孝顺,每次三姨出远门,家里必然有人陪伴送到目的地,再自己返程。三姨性格豪爽,爱喝酒,会做主,偶尔还会装假。


珍妮姥姥410日从新疆来上海。我怕她孤单,怂恿她打电话给三姨,叫三姨来上海和她作伴。二姨过世后,这对姐妹更念及亲情。头天打了电话,三姨第二天就说要来,我说随时恭候,人家马上让外孙买了票,晚上十一点就到了上海南站。珍妮爸爸给力,正好出差回来,再托同学帮忙,我们才得以进站接到她老人家,三姨实在又爽气,身上一个尿素袋,里面装着自家种的蒜薹、大葱,还有街上卖的大卷子馒头。姐妹见面,免不了家长里短,为图清静,也为不给珍妮姥姥有烧饭的压力,我们住一处,老姐俩住一处,十多天下来也其乐融融。


后面恰逢五一,我们一家三口带着珍妮姥姥和三姨姥一起返乡。想着路上车能少一点,我们428日下午1点就出发了。可惜啊,大家的想法都一样,于是出上海堵车、在苏州堵车、过南京堵车,这么开到晚上12点才到家。起初,珍妮爸爸以为五一不免过路费,快下安徽高速时,我才发现有电子显示屏显示免费,于是尽管我们提早十分钟到了袁寨出口,也没有选择出去,而是等到12点才通过收费站,这样就节约100多元呐,也算是补偿了一路堵车的辛苦。出了收费站,一部停在路边的车子问我们收费了吗?得知我们是免费的,对方懊恼的都要拿头撞墙了,嘴巴里还唠叨:我们就差三分钟啊,就被收费啦!这种对比让我和珍妮爸爸更加觉得占了天大的便宜。


三姨家虽然有两层楼房,但房屋少,没有卫生间。我们也不想叨扰人家,选择住在镇上新开的宾馆里,一晚100元,洗澡、上厕所都方便,珍妮也觉得不赖,三姨喜欢凑热闹,和珍妮姥姥再开了一个房间,大家也就洗洗睡了。


休整了一夜,429日,一早起来到三姨家。起初珍妮和姥姥嘀咕说这里怎么这么破啊!真正融入之后,又乐在其中。三姨家有三个子女,三个子女成家后都生了两个孩子,于是三姨就有了五个外孙、外孙女和孙女(一个孙子夭折了),如今这五个孩子有四个都成了家,各自生了两个孩子,于是三姨第四代就有了七个孩子(还有一个在妈妈肚子里)。光这七个孩子,珍妮姥姥发红包就发到手软。这七个孩子最大的和珍妮差不多,其中只有一个女孩,叫小茹,今年上二年级。珍妮和孩子们一起“大闹天宫”,和小茹一起赶鸭子,偷鹅蛋,采鲜花,逛集市,尤其是珍妮的晶晶姑姑在集上开了超市,珍妮进去逛逛,三姨还说想吃啥就拿啥,珍妮更是兴奋不已,对我说:妈妈,这想拿啥就拿啥啊!这种乐趣在城市是找不到的。看着三姨家人丁兴旺,想想老祖宗是有道理的,生活其实就是活个人啊,人多才有希望,人多才有活力啊。中午在三姨家吃饭,偌大的桌子大家也要轮流吃饭,才坐得下。


三姨家所在的地方距离我第一次来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但我依然觉得道路狭窄,环境脏乱。这个离三线城市阜阳20公里左右的集,以一条马路为主线,中心是些小商小贩和生活必须品的商店,靠后就是住宅和田地。以前会有逢集和背集,如今,有了超市和商店,买东西是随时的事情。下午,街边还有卖各种小吃的摊贩,仔细看看无外乎卷饼、煎饼和烙饼,汤汤水水的就是鸡蛋汤,豆腐脑上面浇菜汤的这种吃的。珍妮想买本书,小茹带我们去了集上的唯一一家文具店,书籍散落在楼梯下、货架上的角角落落,一拿沾了一手的浮灰,不管怎么,总算是聊胜于无啊!和中国的其他县城一样,很多大城市淘汰的企业都搬到了这种地广价廉老百姓不吵闹的地方,三姨家也不例外,周围已经建了一个很大的化工厂,当地人觉得可以搬迁拿房子了,可以在厂里找工作有饭碗啦,这样一种工厂迁徙带给我们的究竟是利是弊呐?


三姨家的表哥很好客,也不问我们吃早饭了吗?自己就买了一堆早饭;等到中午,集上的卤牛肉、冻羊蹄、卤羊肚、烫豆皮也是摆了一桌子;到了晚上,这边三姨张罗着炸韭菜馅的油饺子,那边大表姐一家又吆喝着去集上的一家清真餐厅吃饭。不得不说,美食在民间啊,这个不起眼的饭店,里面的红烧鸡块,红烧牛骨都做的相当好吃。


430日,珍妮姥姥要去给我未曾见过的姥姥、姥爷上坟。起初,三姨不想让珍妮姥姥去,因为路难走,还要过河,村里也没有亲人,三姨说以后她一起带着做一做就可以了。但珍妮姥姥不肯。是呀,回来一次,就是为了和自己的爹娘说说话啊。所以,珍妮姥姥一早就和三姨、表哥出发了,回来已是上午九点。看看妈妈红红的眼圈,我知道她一定是触景生情、黯然神伤了。一家人没什么安排,我们就打算去阜阳逛逛。中间加油站的人员建议去九里湖看看,真的沿着乡间小道去了,也就是一片花海,一群十二生肖的模型供人拍照。我和珍妮爸爸也不觉得有什么失望的,其实就是为了让珍妮姥姥感受一下家乡的氛围。绕了一圈,到了阜阳已经中午。随着城市建设的加快,这个三线城市的路好宽,楼好高,购物、餐饮样样齐全,据说房子都1万多一平方。我们选择了阜阳生态园,其实就是公园,里面有湖,有动物,有娱乐。天气太热,老人们索性原地休息,我们则带着孩子走走停停,珍妮也没啥游兴,也就是买顶帽子,画幅画。想想表哥一家子陪着我们瞎逛,也于心不忍,我和珍妮爸爸计划请他们吃饭,结果过了饭点,所有饭店都休息,打了一圈电话,才找到了一家东北野生鱼的饭店,大桌,大灶台,锅底是鱼块,上面覆着粉丝、白菜、金针菇、玉米等各式蔬菜,再上面就是一层花卷,锅边还贴着玉米饼,大吃大喝一顿,我们再赶回三姨家。到了晚上,轮到二表姐一家请客。这次去的地方叫篱笆院子,就是一片户外的院子,可以露天吃饭,也可以进边上的蒙古包,提供饭菜的是两家人,一家是烧烤,一家是炒菜。我这个在新疆长大的人,居然也喜欢他们的羊肉串。珍妮更是乐呵,烤鸡翅,羊肉串都是她的最爱,关键是吃一吃,再去外面都是大院子玩一玩,几个往复,吃的多,玩的好。


51日就要返回上海了。三姨是真心疼珍妮姥姥,从头天晚上,就自己骑着三轮车来回送东西,和面的陶制盆子、各式的馒头、自制的粉丝、自己榨的豆油、豆腐皮、整箱的方便面、老式的饼干、绿豆饼、自己做的萝卜咸菜、自己种的莴笋、街上卖的炸麻花、甚至还有布鞋......第二天,天不亮,又赶到宾馆,送卤好的牛肉、卤好的羊肚、苹果、新鲜的黄瓜,关键还有四只活鸽子,鸽子要吃的糙米......我的老天啊,这是沉甸甸的情啊!车子发动时,三姨的眼圈红了,这都是自家姐妹啊!珍妮也有些依依不舍,路上一直说:妈妈,我们明年再来。珍妮爸爸也喜欢农村这种一大家子、其乐融融的氛围。早上六点半出发,一路先奔合肥,再经过常州,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回乡记,会相见。


该日记已被主页管理员李家熙熙推荐到旅游休闲,奖励20分

阅读(409) | 留言(1) | 下一篇 | 

留言板

  • 李家熙熙对珍妮说:2018-05-17 14:19:48
  • 热闹的大家庭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

请下载最新的flash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