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川 话

18/06/21 10:33:12 标签:(2202)

 四 川 话

2202 

2018.6.1 星期五 

    打从我呀呀学语开始,爷爷教我说的全是普通话,平时无论在爸妈家还是奶奶、爷爷家,所有的音像制品都是这种语音氛围,哪怕是年过六旬,从没学过也没说过普通话的奶奶,在和我交谈时,也勉强带着夹生的腔调,说着一口带有浓重口音的常德普通话。 

    进了幼儿园后,同样在普通话的环境中生活、学习、玩耍,于是语音面貌就这样基本固定下来。到五岁多的时候,还不会讲一句地方母语,就连一两个具有常德特色的单词都不会说。

做风车的讲解(
视频

洗澡后,自己把头发摸得溜溜光。

 
梦想三国玩具合体讲解(视频

    不过,随着年纪的逐渐长大,与外界的交往越来越多,加上我的好奇心驱使,还有点喜欢搞怪的特性,便开始关注本地人的发音,尤其对常德话中有些与普通话大相径庭,或者发音很怪的词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爷爷记得,我第一个学会的本地单词是“一炮”,就是普通话中的“一十”。每当家人或者他们的朋友要我秀一秀常德话时,我就会非常乐意的大声说出这个词,然而,正因为有着方言和普通话的混声效果,往往引得哄堂大笑。

    紧接着没几天,我又学会了一句方言“搞么得”,就是普通话中“干什么”的意思。这句在我们常德人嘴中使用频率最高的疑问词,在本地人的日常交流中,与其他词语一样平凡无奇,可从我的嘴里出来那就成了另类,好像怎么听都是怪怪的。

    在奶奶看来,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当然是好事,可是作为土生土长的常德人,学说本地的母语,那也是天经地义。平时爷爷尽量避免让我学说方言,认为将来等我长大以后,那是水到渠成的事儿,现在的重点是打好普通话的基础,让这种语音能力根植在我的语言细胞中。所以,对我偶尔说几个方言单词,甚至蹦出一两句当地的语言,不仅没有反感,反而当成了一个笑料,笑声也就被我视为一种鼓励,

所以就越说越起劲,越说越得意,没过几天学会方言也渐渐多了起来。

    这就不是爷爷所希望的了,于是开始限制、引导。他喜欢搞怪,只要听到我说方言,就皱着眉头,做着鬼脸,把头摇个不停,总是说他听不懂,害得我只好用普通话重新表述一次才行。这样一来,即便与爷爷交流有了麻烦,可我却初衷不改,对方言的兴趣有增无减,常常说着说着,原来那口纯正的普通话,就变成了半落子的方言。

    每次听到我这么说,爷爷都会装着心烦的样子,抱怨着质问:“你说的都是些什么话呀?”这时,我就嬉皮笑脸的告诉他说:“这是四川话。”

常德+普通+四川话(视频

    您还别说,这种腔调中的确有点儿川味,也许我们常德话和四川话同属一个语系,都是西南官方语言,发音大同小异,仅仅是音调差异稍大,所以在我的普通话基础上学说常德话,就成了怪怪的“常德四川普通话”。

    有了奶奶的放任,爷爷假惺惺地反感,再加上我的洋洋得意和越来越浓的好奇心,如今说起话来,冷不丁的就冒出这种怪怪的腔调,只要爷爷发出质疑,我都会神气十足地告诉他:“我说的是四川话!”

该日记已被主页管理员李家熙熙推荐到精彩日记,奖励30分

阅读(1188) | 留言(1)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留言板

  • 李家熙熙对小包子说:2018-06-21 11:57:54
  • 哈,小包子有语言天赋哦,学什么语言都很快。
  • 武陵小包子回复 李家熙熙说:可是爷爷总说我故意搞怪,学得不伦不类。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

请下载最新的flash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