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 笔 画

15/12/30 12:34:33 标签:(1335)

 粉 笔 画

1335 

2015.12.24 星期四 

“一横一竖勾,两个圆溜溜,三天不吃饭,吃个大鸡蛋,两边挂着锁,三根癞毛稀……”这是爷爷童年的儿歌,专门用在“作画”时念的。可别小看这首童谣,每句都代表一个笔画,对应一个面部器官:长长的一横就是左右两只眉毛;一竖勾代表鼻子;圆溜溜自然是眼睛咯。三天不吃饭画的那三条短横构成嘴巴,大鸡蛋毋庸置疑就是脑袋。最后画出两边的“锁”和头上三根毛当耳朵和头发,一个卡通人头像就完整了。
 

爷爷童谣下的卡通人头像 

平时我就很喜欢画画,奶奶、爷爷非常鼓励,家里白纸、黑板、白板、铅笔、蜡笔、粉笔、水彩笔等等应有尽有,想怎么画都行。尤其让他们欣慰的是,我从来不到处乱画,墙上、桌上、家具上、地板上至今没有一处画痕,所有的“作品”都留在纸上和黑板上。自从爷爷教我那首童谣后,粉笔和黑板在我的心中位置陡升,放学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画画。
 

画画是我最喜欢的游戏之一
 

刚用粉笔的那阵子,总是不尽人意。我喜欢捏着整支粉笔,当成铅笔那样使用,可想而知没画几下就断了。于是拿到书房,请“万能的”爷爷给我修。爷爷乐呵呵地用透明胶带把粉笔接上,还手把手地教我正确的握笔方法。不过,我并没领会他的教意,仍然不得要领,三下两下又把粉笔画折了。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一小盒粉笔全都成了短节。爷爷不想再给我链接,建议我干脆用短粉笔画,我当然不同意啦。听到爷爷说断节太多,已经不能修了时,我着急得哭了起来,伤心地泪水夺眶而出,爷爷顿时心头一疼,赶紧把我搂在怀里,答应给我修,把所有的粉笔都修好,这才止住我的哭声和眼泪。
 

爷爷说粉笔不能修了,我哭得好伤心。
 

爷爷找来包装用的宽胶带,像给断臂打石膏似的,将断粉笔一一对好裹成整支,只在前面留出十几毫米的笔头,我也记住了他的叮咛,轻轻下笔,慢慢作画,粉笔再没有频繁折断了。

如今,爷爷教的这个人头形象,我已画了不知道多少遍,从中获得的乐趣不仅愉悦了自己,还常常逗乐奶奶、爷爷和爸爸、妈妈。有时候当着爷爷的面儿,故意把“三天不吃饭”的那三条短横,画到眉毛上方;爷爷觉得“癞毛稀”这个词有点儿不文雅,就想让我改说“三根细头发”。可我却觉得很有意思,不仅不予采纳,反而在头顶上增加好多根,强调说“要画好多癞毛稀”,逗得奶奶哈哈大笑。

爷爷终于把粉笔修好了

有天在妈妈家画画时,我把两个圆溜溜说成两个“圆喳喳”(在常德方言中喳喳是乳房),可没把爸爸笑得个半死。事后还向爷爷“兴师问罪”,弄得他老人家哭笑不得,一个劲地埋怨奶奶,不该教我说这句常德土话。奶奶则满心委屈,都因为洗澡时,我指着自己的两个乳头,问她这是什么,那又怎能不满足我的求知欲呢!

奶奶新淘的彩色刮画纸

爸爸先画了一头猪,我就在上面乱画一气。

阅读(76) | 留言(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留言板

我要留言 诈骗信息提醒

请下载最新的flashplayer!